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逆风飞扬

逆风飞扬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426期 B14] 更新日期:2007-02-15 下一篇
逆风飞扬 高强说,“开辟一条美国航线是我们这个行业的中国人共有的愿望。” 正是这个愿望促使他带领美国百年的金牌承运商—美森,驶入中国头一遭。 ■ 采访/撰文:陈薇 摄影:周淳祺 冬季一到,班轮公司的“瘦身”计划也随之开始。而为利润滑坡寻找削减运力之类的应急方案也在各大班轮公司的计划中了。 这不像往年,虽然圣诞过后,航运业按惯例会迎来短暂的冬季萧条,但开春的旺季依然等着他们,作为全球经济的晴雨表,各大船公司的股票就像镀了金一样飙升。 然而2006年,班轮公司的老板们却不得不紧锁双眉,不顺心的事越来越多了。电话里,货主的口气越来越硬,就2007年生意进行的费率谈判步履维艰。股东会上也遭遇质疑,谁让投行摩根士丹利刚刚都指出,班轮业的前景并不乐观,如果洪水一样的造船订单持续增加,甚至预计全球海洋运输能力将在三年内提高56%,那么运费增加的状况到2008年都未必出现。 而著名航运咨询机构德鲁里最新一份251页的厚厚报告也偏偏恼人地摆在案头,它并不能带来好消息,而是设法让你确信:2005年集装箱运费率下降6.3%,这势必引起价格竞争更趋激烈,导致2007和2008年的运费率进一步走低。 唉,面对现实吧!看来冬季和这糟糕的冷空气一样,摆脱不掉。 但高强似乎与众不同,这个温文尔雅的高个中国人依旧忙碌地往返于上海、宁波和美国西海岸间。就在去年底他还在上海开着香槟庆祝着一条花费1.5亿美元打造的“莱恩号”加入美森(Matson)船队。就在其他船公司忙不迭地“瘦身”时,他所领导的由宁波、上海至加州长滩间的周班集装箱航线,却以5艘轮船——超过5亿美元投入的豪华阵容,在本已拥挤的太平洋航线上逆风飞扬。 尽管风险可想而知,但这却并不是一场赌博。 逆市新解 这里面没有一个人看上去像赌徒。高强和其他大企业的职业经理人一样,彬彬有礼而且善谈,但能把手机留在互联网上的经理人却不多,他需要耐性而且随和。尤其是,他认为这样值得且必要。 谈起美森的中国路,高强眼里充满热情,对他来说,没有比这更值得的事了。“开辟一条美国航线是我们这个行业的中国人共有的愿望。”一是因为其贸易量最大,竞争最激烈,其次美国政府的要求很多,尤其在近年来在反恐的形势下就更难了。 然而他,一手促成了这家124年历史的美国金牌承运商,头一遭驶入中国。而且是在一个分析家看来艰难的年份,冒着运力供过于求的危险,杀入的几乎是全球航运竞争最激烈的市场,马士基和海皇美国总统船运这些全球竞争巨头早已在中国干得风生水起。而投入巨资希望在“迟到”后依然抢夺到蛋糕,这是以稳健著称的美森最不可能做的事。 豪赌更不是美森的风格,这家被称为全球最会挣钱的承运商,长期占据着美国西海岸和夏威夷、关岛间60%的集装箱货物与汽车承运生意。虽然规模并不大,但利润率却一直名列前茅,当初也正是这一点吸引了高强加入。 放着好好的生意,却甘愿冒险,“人们问得最多的便是:一家小生境的公司如何在巨大的市场中生存?但我们并不想退却,而是想成为中国贸易的一部分。”这样的挑战最终落到了高强身上。多年闯荡的职业经历,创过业、做过互联网、甚至在巴西做过贸易,使得此时的高强希望能借这份工作在美国多陪伴家人。当时这个以白人为主的老牌企业,很多领导者甚至没去过中国。“但也许是因为我,也许不是,美森最终决定开始了解中国。”高强笑道,喜欢挑战始终是他的个性。 而若不是他,美森也无法绕开中国。“现在美国西岸进口量,差不多2/3从中国进口。世界排名前五的港口,就有两个在中国大陆,前十名就更多,不管你是否愿意承认,现在以港口为依托的物流集装箱业活动中心在中国。”翻开各大船运公司的财务报告,最多的收入来源一栏都清一色地指向中国。 这些数据都体现在高强的调查报告中,从2004年底起,他开始奔波在中美上空,几乎每隔一两个月就要来做市场调查。从长三角、珠三角辗转到渤海湾,因为这关系到今后产品设计和市场战略的问题;其次还要考察一些潜在合作伙伴等。 而当他走在热火朝天的中国码头时,每次都有新的感觉。高强至今都记得一个小插曲,去年当他带着美国同事参观上海港时,在码头处处都是一幅繁忙但井井有条的模样,同事不禁好奇地问:工人吃饭到几点?回答是没有固定吃饭时间;几点关门?24小时;一小时作业多少箱子?30个;员工工资呢?比美国低很多。这让大家非常震撼,上海港每年以超过20%的速度增长,甚至两年的增量就抵得上美国洛杉矶港一年的吞吐量,尤其是在时间就是金钱的港口业,效率高、管理好的港口才更有竞争力。 几个月后,呈交给董事会的报告非常顺利,不光是中国整个经济的未来发展潜力,这已不需要证明,对这家老牌的承运商来说,市场规范度和成熟度甚至更为重要。 正是这些原因,让寻求增长的美森董事会最终下定决心发订单给造船厂开辟新航线。但经历了前两年笑不拢嘴的黄金海运期后,2006年开始,国际航运周期驶入了逆市,高强却对此不以为然:“周期就像股票一样,大的投资人都没必要追求最高点。”甚至在他眼中,所谓“逆市”的好处在于容易找到好的人才,而且这时建立的公司,一定是节俭的,每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