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请尽快叫停紧缩的货币政策

请尽快叫停紧缩的货币政策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510期 B43] 更新日期:2008-09-28 下一篇
请尽快叫停紧缩的货币政策 今年以来,紧缩的货币政策造成了流动性的扭曲和流动性的微观不足,并导致种种与中国改革开放方向背道而驰的趋势,值得政府关注。至少,这是一个比热钱流入更为严重的问题。” 今年中国经济相比去年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去年我写文章说,中国经济正处在十字路口,要是今年来写的话,就是快速下滑的中国经济。 按支出法,从上半年的经济增长率来看,经济增长已经从去年的12.2%快速下滑至8.56%,也就是说已经出现近3.5个百分点的快速下滑。同时外部环境——国际经济也出现了大幅度的滑坡。由于紧缩政策具有惯性效应,因此如果还是照既定的经济政策来执行的话,预计明年经济会进一步下滑,甚至会再次回到“保八”式的增长。 政府很明智地已经把宏观调控的方针从“双防”改成了“一保一控”,这说明国家也已经充分认识到了经济下滑的现状和潜在的危险。显然,没有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愿意看到一个高失业率、经济崩溃的中国经济社会变革前景——我指的是,在当前社会矛盾比较突出的情况下,如果再没有经济快速增长这样一个因素作为润滑剂,那我们这个社会就会变得更加危险。 现在有许多人还在谈论中国的物价危险。其实,在目前的情况下,物价危险基本上已经消失。总体趋势是今年的物价会回落,而到明年,由于今年上半年的物价基数高,因此同比显示的物价会更快地回落,那个时候,人们也许会像今年吃惊地发现“过热”的敌人不复存在一样,再次吃惊地发现,“物价”的敌人也消失了。 还有很多人在担心中国经济中的热钱危险——热钱快速撤离造成了股市楼市泡沫的破灭,给中国经济带来了多米诺骨牌式的连锁反应,而继续进入的热钱会进一步破坏中国经济。这种担心其实并无足够证据。实际上,热钱是3个月内大进大出的钱。而大多数的热钱在进入中国之后就变成了冷钱,并没有快进快出,也很难实现大进大出。 相对于热钱所导致的所谓流动性过剩的担心,当前真正需要担心的是流动性在微观上的不足以及宏观上的扭曲现象。当前,民间借贷市场上的利率不断攀升,房地产市场的资金短缺达数千亿之多,所有这些现象说明,由于货币的流动速度已经放慢以及物价攀升,同样的货币增长只能支持更低的实际经济活动,或者说,同样的货币增长根本不足以再推动物价上升,在这样的情况下,经济界实际更多感受到的是流动性不足的严峻局面。 实际上,去年的流动性过剩的三个成因:外资流入、储蓄搬家和金融贷款的杠杆作用,今年至少有两个已经不存在了。储蓄搬家早就变成了储蓄回流,金融杠杆的效应在高存款准备金的干预以及房贷的限制政策下,其功能也已经大大萎缩。 在这种状况下,即使国家保持与去年相当的货币供应量的增速,它的使用效率也大大降低了,它支持的经济活动也更少,货币政策将自动产生紧缩效应,而宏观经济就势必处于一种下滑的趋势中。 与流动性在微观领域的实际不足相伴随的流动性扭曲的现象也许更值得当前紧缩的货币政策警省。流动性的扭曲和微观不足主要表现在:外资挤压内资、国家挤压民间、国有挤压民营、垄断挤压中小。比如我们知道,外资在今年以来仍然迅猛进入,但货币供应量的增长很稳定,这就说明内资被紧缩的货币政策抽干了,最终出现的一定是外资挤压内资的现象。我们还知道,即便货币政策再紧缩,鸟巢、水立方这样的国家项目都是绝不会出现资金紧张的问题,但广东、浙江的民间项目就会出现资金问题,更不要说是当地中小型民营企业的投资了,中小型民营企业能得到信贷资金分配的机会显然变得更小了。在浙江的一些地区,民间的短期拆借利率已经达到了36%,这就说明民间资本已几无活路,正在饮鸩止渴。 如果说去年是过剩的流动性造成了CPI的快速上涨,造成了中国经济的过热,是值得政府关注的;那么,今年以来,紧缩的货币政策造成了流动性的扭曲和流动性的微观不足,并导致种种与中国改革开放方向背道而驰的趋势,就是更值得政府关注的。至少,这是一个比热钱流入更为严重的问题。 早在今年上半年,我就曾对当前经济形势提出过六点建议,我现在想继续重申这些建议。我尤其想强调,如果要保证经济持续增长,货币政策不可能缺席,紧缩的货币政策必须叫停,转而代之以放松的信号: 一、人民币立即停止升值。理由是2005年以来人民币升值的两大背景因素:顺差增长太快以及经济增长太快都已不复存在,而出口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发动机,同时出口企业(大多数是制造业)更关系到大量农村人口的就业问题,不能完全熄火。因此,改弦易辙乃是势所必然。目前我们的出口增速出现了大幅下滑,外部经济也出现了滑坡,在这种情况下出口企业面临着极大的困境,而我们能做的重要一点,就是稳定币值,保证出口企业的利润率。出口退税的出台相当于人民币贬值,值得肯定,但只有少数行业能够享受,其力度仍嫌不足。 二、立即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理由是要向社会输送政府全力保经济增长,扩大内需的信号。这已经不只是一个向社会投放几千亿元人民币的事情,它更是一个关乎社会对经济发展信心的问题。 三、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但这次的重点不是国家投资基础设施,而是减税,以及对低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