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掌握开放的节奏

掌握开放的节奏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512期 B38] 更新日期:2008-10-14 下一篇
掌握开放的节奏 中国的改革进行到今天,金融放开也成为下一步改革的重点。但如何放开,什么时候放开,放到哪一步,比放开重要得多。” 华尔街金融危机,全世界都受冲击。这场危机也给我们带来了损失,但更给我们上了一堂难得的课。 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经济学家麦金农等人提出了“金融深化论”。其中心是强调,发展中国家要打破限制金融活动的“金融抑制”,实现金融自由化与开放。当时,这种观点颇有影响,许多发展中国家都在金融自由化方面迈出了一大步。但以后的结果并不妙,实践“金融深化”最有力的墨西哥等国遇到了严重的金融风波,经济发展亦受到影响。这种理论亦受到人们的怀疑和指责。 将近30年过去了。从各国的情况看,“金融深化”的方向并不错,问题总是出在节奏没有掌握好,走得太快了。尤其是在不具备条件的情况下,开放得太快,自由而缺乏必要的监管,于是就出了问题。这次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告诉我们,即使美国这样市场经济制度较为完善,经济实力强的国家,自由化做过头了,也会引发严重的问题。 这次危机的根源还在次级贷款上。给不符合住房贷款条件的人发放贷款,把他们的偿还能力寄托于房价上升,这是一种相当危险的做法。一旦房价下跌,危机的可能性就变成了现实。没钱的人想有自己的房并不奇怪,问题是房贷机构给他们钱,让他们美梦成真。房贷机构给穷人贷款还在于利润动机。金融自由化的一个内容就是给银行(包括房贷机构)更大的自主权。但银行在利润动机的推动下往往会做出不理性的事情。而这种事情的后果却要整个社会,甚至全世界承担。因此,无论给了银行多大的自由,一定要有监管。如果监管机构的能力不够,还是不要给银行自由。给不给他们自由,给多少自由,还取决于监管能力。看来,我国金融自由化的进程还取决于监管制度的完善与监管机构能力的提高。金融放开的第一步还在于监管。 次贷引起这么大金融危机的更重要原因还在于金融衍生工具。金融衍生工具是重要的金融创新,但越来越多的金融衍生工具使虚拟经济和真实经济离得太远。而且使这些工具的创造者和购买者,或者说委托人与代理人,距离太远了。相互之间信息不对称,购买者或代理人非理性炒作金融衍生工具,引起金融危机。这时,虚拟经济远离了真实经济,不能反映真实经济。当真实经济出问题时,整个经济必定处于动荡之中。因此,如何控制金融衍生工具的创新也是金融监管的大事。 中国的改革进行到今天,金融放开也成为下一步改革的重点。但如何放开,什么时候放开,放到哪一步,比放开重要得多。在放开过程中,我们交点学费也是难免的。但是,我们注意研究各国放开中的成绩与问题,尤其是从当前华尔街的金融危机中吸取更多教训,学费一定可以交得少一点。 中国经济须全力保增长防衰退 这一轮保增长的经济周期,将注定是以稳定房地产市场为核心,以加快中国城市化进程进而带动相关产业和需求增长的防衰退政策周期。” 中国已经到了必须放松货币政策的时候了。而且,这种放松货币政策已经不能仅仅局限于做姿态、稳定市场的阶段。我们需要的已经不再只是信息,而需要实实在在的实质性的放松货币政策的动作。 直到9月初还有人在说,中国还可以实施紧货币、宽财政的政策,来实现保增长的目标。对此,我是坚决反对的。因为这绝对不可能。 须知,货币政策远比财政政策的影响面要大,见效也要快。在当前外部经济环境恶劣的情况下——美国的巨无霸花旗、美林、雷曼兄弟一个个都出现了问题,甚至面临破产——中国经济需要的不是温补调理的中药,而需要快速见效的强心剂。 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已经在放慢,经济活力在下降。这种情况就进一步造成了货币流通速度的放慢,在这种情况下,同样的货币供应量,同样的贷款增长,支持的是更少的实际经济活动。而要刺激经济增长,扭转掉头向下的趋势,就必须加大货币供应量,放松货币政策。 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地方领导人,在前段时期频频视察中小企业,但必须指出,我们的经济,不是企业出了问题,而是货币政策出了问题。 实际上,央行在去年第四季度以来,对整体经济采取的一系列货币政策,都是错误的。在其他方面,我们的政策也同样存在问题。这些政策对于微观市场,尤其是股市、楼市,都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回头来看,无论是国内经济还是国际经济,去年第四季度都出现了掉头向下的苗头和趋势,作为货币政策在内的宏观政策,必须具有一定的前瞻性,但在当时的情况下,央行只是基于PPI的惯性增长以及外汇的流入,还在一味地坚持紧缩的货币政策。甚至到了今年6月CPI指数开始回落的时候,还没有及时采取相应的措施。直到现在,还有人在说,要等到10月,看到CPI下降趋势更明显的时候,再放松货币政策,这是不负责任的。 根据目前情况判断,美国经济还会进一步地恶化,美国将由此进入1930年代大萧条以来,经济最为恶劣的时期。有人预计美国政府涉及救市的资金可能要超过1万亿美元乃至2万亿美元,而不是此前声称的一二千亿美元。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如果不能加大维持经济稳定的力度,实际上中国将会面临着比美国更为危险的境地。因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