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伟大的危机

伟大的危机

上一篇 作者: 来源:周末画报 [655期 B16] 更新日期:2011-07-20 下一篇

这些曾经开创全球科技产业时代的巨擘们,为了适应新的游戏规则,开始了各自艰难的转型与求生,

尽管现在还无法判断是否成功,但这样的改变意味着他们在努力拥抱新潮流,并有可能带来改变业界规则的新元素。

从这一点来说,这个危机是伟大的。

新的游戏规则业已建立,但自己已经难以适应—要承认这点,恐怕比要承认自己正在遭遇中年危机还要艰难吧,更遑论它们是微软、诺基亚、惠普和思科?

如果时间能停留在苹果没有推出iPhone、Google也没有做出Android的时候,那微软依然还能依靠坚守PC的战地高枕无忧;诺基亚靠着可靠的通话质量和厚实的产品依然还是地球人更换手机的首选;惠普,靠着卖打印机和炭粉,又或者那些设计花哨的电脑,就能成为收入千亿级的巨兽;还有思科,它只管专心卖出那些“技术好到连糟糕的创始人都弄不死”的路由器和交换机就好了,消费者市场可不是一个好玩的地方。

这些曾经开创全球科技产业一个时代的公司,用将近30年的时间让自己变得强壮,打败无数强大的竞争对手,然后成为各自领域的巨擘,拥有一个足够安全,甚至难以撼动的地位。又然后,一方独大的巨擘们在自己的安全地盘中渐渐失去创新的动力,能打动人心的创新成为了巨擘们最稀缺的能力。

这样说或许有点不公平。毕竟微软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发出支持触摸屏的手机、诺基亚从5年前就在实验室试验如今最热门的LBS服务、惠普差点就推出虚拟和现实相结合的地理定位游戏,而思科,每年高达60亿美元的研发支出也换回来不少功能强大的产品原型……但这一切重要么?作为这些新玩意儿的潜在买家,我们看到的只是几年来,微软、诺基亚和惠普,错失了一次又一次的市场机会。而做派相反的思科,近乎鲁莽地闯入了消费电子领域(这是它今年新发展的超过30个新领地之一),却最终给我们留下屡试屡败的印象—新的明星是商业逻辑完全不同于以往任何时间的苹果、Google和Facebook。

如同任何传奇故事一般,今天这些步履蹒跚的巨擘们开始了艰难的转型,它们公开承认错误、与过去的敌人拥抱、忍痛剥离赚不了钱的心头好……在这一刻,我们无法判断这些转型能否成功,而巨擘又能否重新振奋,像苹果那样变得更有力量,我们只能在以下篇幅里尽量简明扼要地告诉你,它们正在经历的故事。

又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但领导者已经换成别的企业,尽管它出现可能还不足10年。不过这就是现代商业社会最让人期待的变化之一,不是么?

 

 

HP

面临的问题

● PC领域,惠普尽管取得了巨额的业务收入,却只获得了很低的利润率

● 在高利润率的软件服务领域,相比较竞争对手IBM,步伐缓慢许多

 

非典型急救

惠普正准备迎接一个不再以PC为主导的世界,向软件和云计算业务转移,如果把握得好,惠普还有避免撞上冰山的机会。

六个月—难道是空降CEO给一个疾病缠身的大企业炮制出救治药方的行业标准时间?诺基亚的艾洛普与惠普的李艾科(Léo Apotheker),一个从美国勇赴欧洲,一个从欧洲慨行美国,都在去年9月启程,也都在今年3月宣布了自己主导的企业变革方案。只是,相对于诺基亚石破天惊地转投Windows7怀抱的新路线,同样从SAP被请来救急的李艾科的修炼成果则显得没有太多悬念:惠普将向软件服务和云计算转型。

 

芒刺在背

事实上,惠普离真正的危机还有点距离。去年,惠普的年销售业绩超过了1260亿美元,仍是世界上销售收入最高的科技公司。然而,惠普芒刺在背的感觉已经越来越强烈—苹果领导的移动互联网浪潮越来越让PC消费者分心,由于受平板电脑的冲击,今年Gartner对全球PC出货量的预测已经又下调了近16%。对于占到惠普38%业绩份额的PC业务来说,大势不妙。

不仅如此,惠普的PC业务其实是外强中干。虽然依靠出色的市场运作,击败了以供应链管理闻名的戴尔,成为了全球PC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产品,但大量推广的标准化技术却使其利润率缩减至行业中等甚至以下,徘徊在5%~6%。服务器硬件销售的情况也类似。而早就放弃了PC业务,以软件服务业务为主的IBM的毛利率却在45%以上。相形之下,惠普的软件业务仅仅为惠普贡献了3%的整体收入。

与此同时,在行业内,另一个重要趋势正在兴起—云计算,这意味着各家企业不再需要自己构建数据存储处理公司,而是把浩繁的数据存储与处理托管给第三方云计算提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