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温柔革命

温柔革命

上一篇 作者:张古月 来源:周末画报 [667期 B16] 更新日期:2011-10-26 下一篇

专访赛诺菲全球CEO魏巴赫

专利药正密集到期,制药巨人正从悬崖上坠落?

对未来的信心托起了全球第三大制药公司赛诺菲,魏巴赫微笑着推动了一场“法国大革命”。 

 

想在魏巴赫(Chris Viehbacher)脸上找到一丝噩梦中的惊恐与惶然?你失望了—平静的话语,整洁的衣装,还有那与生俱来的淡定从容,你丝毫不觉得他正坐在喷发着熔岩的火山口上。

魏巴赫出现之前,所有人都替这家全球第三大制药公司捏了一把汗。除了手机业,还有谁正受到专利的煎熬?制药公司!那些经历漫长岁月研制出来的专利药,那些为公司带来数十亿美元收入的“重磅炸弹”,正逐步被廉价的仿制药代替,这是制药业巨人们共同的噩梦。而赛诺菲面前的悬崖最为陡峭:其他公司的专利到期时间大部分分布在未来的5~7年中,赛诺菲的则是在未来3年内,2010年~2012年之间,它将失去销售额的25%,刚好比利润多一点。“狼”已经来了。在刚刚公布的第二季度财报里,由于专利药的集中到期、仿制药的激烈竞争,赛诺菲的净利润同比下降了13.2%。

但正如魏巴赫所表现出的,悲剧的发生并没有为赛诺菲的未来定下黑色基调,它的股价依然坚挺,连最挑剔的分析师都没有置以微词。相反,“外界对我们充满信心,赛诺菲从价值股变成了潜力股”。站在中国办公室童趣盎然的过道里,这位法国国宝级企业史上第一位外籍CEO语气温和,笑容可掬。

你可以在这笑容里找到一些答案。中国的医疗改革很大程度上消解了制药公司的不安,而在庞大的需求面前,巨人们也不再神秘和高高在上。魏巴赫出现之前,很少人知道赛诺菲这家最先到达中国的跨国药企的名字,但如今,它的五联疫苗树立了中国免疫接种领域新的里程碑,它拥有中国市场最大的儿童感冒咳嗽品牌“好娃娃”,它的销售网络已深入到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普通社区。

从“大专利”到“小药品”,魏巴赫改变了整个制药业陈旧的观念和固步自封的产品体系。

 

又见超级并购

最近一笔收购加深了人们的肯定,起码近期赛诺菲的利润不会像决堤洪水,一泻千里—今年2月份,它收购了美国生物科技公司健赞,201亿美元的价格成就了全球生物科技史上的第二大交易。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健赞将为赛诺菲的销售网络贡献好几种药物,其中包括治疗硬化症的“重磅炸弹”Lemtrada。因此,赛诺菲将其2011年全年的每股收益下滑区间从5%~10%缩减到 2%~5%。

有用,但昂贵且耗时,看起来这是制药业疗伤的老式做法。没错,制药业曾发生几起超级并购,从辉瑞收购惠氏,罗氏收购基因泰克,到默沙东收购先灵葆雅,这些财大气粗的巨人都以此获得新药、弥补自身专利药到期的损失。然而,这种以大为美的做法在近年受到了质疑,获得治疗疑难病的专业技术需要花费那么高的代价吗?超级并购对腐朽的创新机制有用吗?

魏巴赫自己也曾经说过:“我不热衷于做辉瑞那样的巨型交易。”那么,他因承受不住压力而向简单的拉郎配低头了?为了成就这笔近期罕见的欧洲公司对美国公司的收购,魏巴赫施展出了浑身解数。当2010年5月开始追求健赞时,他展示了自己的社交技能—包括通过精心安排的午餐和法国红酒,与被收购公司CEO建立起友好的个人关系。这个外表温和的加拿大人总是希望用“温柔疗法”完成交易,而非走向对峙。

但健赞CEO亨利·特默不甘屈服。作为一家老牌美国生物技术公司,健赞一直发展稳健,只不过由于2009年发生的病毒污染问题,它不得不关闭了波士顿的工厂,股价被严重低估。显然,亨利·特默认为“负伤”并不足以让自己多年经营的成果易手他人,他拒绝了魏巴赫开价180亿美元的收购要求。志在必得的魏巴赫毫不手软,协议变成了敌意并购,经过一场耗时6个月的激烈战斗,赛诺菲最终以201亿美元获得健赞。

为什么魏巴赫一定要买下健赞那已经一瘸一拐的生产线?如果只是单纯地充实专利药库,大家还会为它的未来鼓掌吗?“一个收购是否有价值,在于它是否能跟我们的增长平台有机结合。收购有点像抓鱼,当你刚好想吃鱼的时候,这条鱼上来了。”魏巴赫挺直了腰,一脸兴奋地谈起他为赛诺菲精心编织的复兴之网。

“法国大革命”

无忧无虑的青春时光悄然逝去,研发效率日益低下、研发管道几近干涸,魏巴赫不无忧郁地把制药业过去的10年称为“失落的10年”。当2008年魏巴赫终于成为一名CEO时,这家年销售额高达275.68亿欧元的庞大药企还被叫做“赛诺菲-安万特”,这个充满法式繁冗的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