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如果特朗普赢了

如果特朗普赢了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1期 B4] 更新日期:2016-04-15 下一篇

新经济带来的财富观念和社会情绪的变化, 已经深刻改变了传统的社会结构和观念。 不妙的是, 不少苦头和苦果在前方等着。社会情绪的变化, 预示了当下的政治与经济运行模式的陷阱。

2016年最为重要的事情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会不会当选为美国总统。 全球具有正义感和历史观念的知识分子都开始揪心或者担忧, 一旦特朗普获胜, 将是共和政体和民主机制一次重大挫败。

相比欧洲和众多新兴经济体, 美国经济并不算坏, 可能还表现更好一些, 美联储主席耶伦甚至担忧通胀, 时隔十年再度加息。 人们为何会拥抱特朗普?稍微具有常识和善良观念的人们不应该对现状和前景表现得如此颓废和自暴自弃。

特朗普现象需要一个解释。 通常情况下, 民粹主义和富人无法站在一个战壕里并肩作战。 美国共和党信奉自由市场, 小政府和减税, 作为汉密尔顿精神的继承者, 民主党则更加重视社会福利, 奥巴马推动了美国最难啃的医改, 让长期被排除在医保之外的20%低收入人群享受医保服务。 但过去7年半时间里, 数量不少的民众依然表现出了深深的挫败感, 由此萌生的想法跟特朗普大声说出来的话不谋而合。

特朗普的那些言论, 宣扬偏执性的妄想, 排外而且无知, 比20世纪50年代约瑟夫·麦卡锡(Joseph McCarthy), 或者更早的1900年代的乔治·华莱士(George Wallace)和休伊·朗(Huey Long)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既让人震惊, 也让人匪夷所思。 特朗普说, 要碾平那些妨碍他的人和事; 阻止穆斯林入境美国; 要重写诽谤法律, 对发布了批评他的文章的作者或者机构施与惩罚……

随着社交网站的崛起, 特朗普在其推特(Twitter) 账号上可以肆无忌惮口无遮拦和辱骂, 其中被辱骂最多的竟然是媒体。 在美国媒体观念中, 像特朗普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在大选中有立足之地呢?因此一开始几乎没有媒体看好特朗普, 等着看他笑话。 但现在, 事情远比想象的危险和复杂。

对于普通的选民而言, 特朗普也许不是让人喜欢的人, 却是直言不讳, 他的许多言论原属“政治” 不正确, 比如包括女性的污蔑, 但又击中要害: 隐藏在人们内心深处的黑暗面被重新激发。人类的心思非常怪异。 如果这是一个萧条突如其来的最坏时代, 人们会期待英雄, 谋求一起度过艰难, 大萧条期间的罗斯福总统和1980年代通胀期的里根总统就是英雄; 如果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如1990年代,一切欣欣向荣, 每个人都可以找到立身之阶, 人们所期待的又不同了。

麻烦在于, 这是一个最好也是最坏的时代, 就如狄更斯在19世纪所描述的那样。 说是最好, 是因为每个人都可以最方便和低廉甚至免费的方式享受新经济带来的福利, 都可以获得信息社会最好的服务; 说是最坏, 是因为不平等和财富分化可能比任何时代都来得剧烈。

一个流行的观点认为, 特朗普现象反映了僵化和不流动社会的危险僵局, 社会存在被保护阶层和不被保护阶层。 被保护阶层对政策的制定拥有广泛的影响力, 不被保护阶层则失去未来的前景和信心。

“我年纪还轻, 阅历不深的时候, 我父亲教导过我一句话, 我至今还念念不忘。‘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 他对我说,‘你就记住,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 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 这是《了不起的盖茨比》 一书的开头名言。 这既可以解释为何主流知识分子和媒体会对社会情绪失察, 也可以理解特朗普现象为何拥有广泛支持: 作为一位美国式的成功人物, 特朗普拉近了与对时局失望的人群的心理距离。

西方主流知识分子眼下正在极力阻止特朗普的取胜, 他们深知特朗普获胜的诸多风险。 主流知识分子或许会失望, 因为他们对眼下困局的反思不仅失之于简单和草率, 其自身的威望也持续受到贬损。 社会的失望情绪有多深有多复杂, 没有足够多的人进行恰当和准确描述。 只需要对社交媒体进行深入观察, 就会明白那些特立独行和口无遮拦的粉丝众多的网络红人为什么备受欢迎。 这应该引起足够重视。 如果特朗普赢了,美国主流社会将面临信心的瓦解!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