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WIND POWER 丹麦 未来的风电王国

WIND POWER 丹麦 未来的风电王国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3期 B20] 更新日期:2016-04-15 下一篇

在丹麦随风转动的乳白色三叶发电风轮随处可见,特别是建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世界最大海上风车园更引人注目,20架白色的巨型风车呈线状守卫着港口大门,向人们展示着丹麦在运用绿色无污染风能领域已位居世界领导地位。

不久前新鲜出炉的《2016年全球幸福指数报告》(the World Happiness Report)显示,丹麦从去年的全球第三名跃升至第一名,成为年度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以往的报告用“GDP、人均寿命、慷慨指数、社会支持度、自由度和腐败程度”6大元素来反映出社会的整体幸福程度。而在今年的报告中,除经济因素外,还将自然、环保等可持续发展的因素纳入评价体系。有分析人士称,一直以“气候保护卫士”形象而存在的丹麦荣获“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一点也不意外。

丹麦的自然条件算不上最优。事实上它是一个很容易受到极端气候侵害的国家。在丹麦的最南端有一个叫做温讷比(Vindeby)的小村庄,时常遭到台风而引发海水倒灌。那里的人一直在动脑筋如何能够因势利导丰富的“风”资源,并使其为自己创造价值。1991年,全世界第一个离岸风力发电厂在温讷比两公里外的近海,它被用来解决当地人的用电问题。当时,这个风力发电厂由11450KW的风机组成,总装置容量才4.95MW,却引发了全世界追逐海上风力资源的研发热潮。

而今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丹麦有着全球可再生能源消费最高的人均指数、成熟的可再生能源价值链、近5000个风力发电厂和最强的风电技术。2015年,丹麦风电全年平均覆盖负荷的比例达到42%,继2014年覆盖比例39%以来又一次成为世界上风电使用比率最高的国家。 

政府主导发挥国家优势

事实上,能源的可持续发展一直是困扰丹麦的一个难题。丹麦并不是一个具有清洁能源发展先天优势的国家—其水电资源、太阳能和地热资源都不丰富,在国民的反对下核电也无法发展。上个世纪70年代以前,丹麦能源消费曾有99%依赖进口。为了摆脱能源进口,丹麦政府决心利用自身的地理位置优势— 多风的北海和波罗的海海岸线来发展清洁能源,其中风力是其最重要的能源。90年代起,丹麦进入风电大发展时期,风电装机容量不断增加。截至2012年,风电装机容量达到4162MW,位于世界前列,人均装机容量近750W,远远高于其他国家。也是在这一年,丹麦政府向它的子民们许下承诺:到2020年,50%电力来自风电,到2035年这一比重增至84%。到2050年,丹麦将完全终结使用化石燃料。

美国未来趋势学家杰里米·里夫金在其专著《第三次工业革命》中预言的世界:以可再生能源和互联网信息技术协同发展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似乎在丹麦已经开始了。

为什么会在丹麦?除了其拥有地理优势,政府的作用被认为是至关重要的。

2008年以来,丹麦《可再生能源法》明确了一系列对于风能的补贴方案,从而降低其市场价格,使其被市场优先接纳。比如,对风电行业早期的财政支持包括装机基金和电价补助;后来则以固定上网电价与差价补贴作为主要支持手段。尽管以工程招投标的方式进行,丹麦海上风电的补贴更甚,除了享受陆上风机一样的补贴,海上风电还享有较高的上网电价。除了各种补贴,丹麦政府在消除风电市场准入障碍方面也给予倾斜,要求包括风电在内的清洁能源必须优先上网,如不能及时入网,电网公司给予经济补偿。

不过,在丹麦驻华大使裴德盛看来,丹麦政府除了用补贴推动相关企业和机构的热情,他们也尽可能多地参与其中。“政府用一些有效可行的技术,在企业开始投资建造新的风电厂之前,就已经将基础设施建好了。例如政府用专门的船只将涡轮机运往海岸,用大量的材料去固定海床。这样就可以大大地节省了企业开发的成本,提高了开发的效率。因为如果政府不这么做,企业会担心这个系统过于复杂、投资成本过高而放弃。政府可以从商业的角度让企业了解海上风电,告诉它们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