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Vintage Dandy Style复古绅士

Vintage Dandy Style复古绅士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3期 B34] 更新日期:2016-04-15 下一篇

热衷音乐人的杂志《Another Man》可不这么认为,Alister Mackie去年就把Jarvis Cocker推上春夏封面,这个在-1990年代引领了不仅仅是音乐更是时装的潮流的风格偶像早在-1990年代就把玩着新式的Dandy风潮,看他的头发就知道了,老Dandy是不会允许自己的头发凌乱成Jarvis Cocker那样的,但恰好是这种无所谓的态度让Jarvis Cocker被年轻人所认同,这种不在乎的“酷”。

Jarvis Cocker最赖以成名的风格单品就是那些看起来好像是从二手店挖出来的老旧面料西装,他从来都不畏惧泛白的灯芯绒、皱巴巴的丝绸、摩擦痕迹明晰的麂皮,这些很容易被高级时装界定义为“Charity Shop Style”的单品在他手上玩得风生水起,靠的除了他的态度还有他“瘦骨仙”的身材,英国人苍白的肤色和塞进铅笔喇叭裤丝毫不费劲的窄身板是驾驭新Dandy风格的绝佳武器。Jarvis Cocker也非常中意竖条纹西装,他穿的竖条纹西装不是华尔街那些硬挺笔直的权力套装,丝混棉的细条纹西装紧紧地被双排扣锁起来贴在他的身上,领带也不好好系的Jarvis Cocker不太喜欢宽领带,细长的针织领带是他的挚爱。

今年T台上最为推崇这种风格的当数Bottega Veneta,整个系列游走在旧和新之间,很多年轻人都不敢染指的灯芯绒、褶皱处理的丝绸西装都出现在Bottega Veneta的秀上,但是又混搭了很多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套头衫、运动裤,最酷的单品当数那几条复古配色的灯芯绒运动裤了。John Varvatos的模特也都像是Jarvis Cocker本人一样,摇滚味的长发乱得不像话,丝混棉的西装套装就像紧身制服一样雕塑着模特的骨骼,领口的丝巾随便一裹也是非常Jarvis Cocker的作风。新Dandy风潮给了健身无果的男士们除了华丽摇滚之外的另一种风雅选择。 

过去两个世纪以来,对于丹迪风格(The Dandy)而言,纵然以意象概念之清晰,亦难以形诸言语。所谓的丹迪风格,要而言之是一种力臻完美的精致打扮,着装者对服饰的浮华与细致往往有着近乎偏执的认真。追溯“丹迪”(Dandies)这个词根的来源,一说是来自苏格兰,当时一年一度的乡村集市上,每一位盛装而来的赶集者被统一冠名为“jack-a-dandies”;还有人推测丹迪实际来自法语词根“dandiner”,今天“丹迪”则泛指那些注意衣着修饰的男人。无论如何,丹迪进入英语词汇,根据有迹可循的证据约在-1813年左右,并在-1817年跨越英吉利海峡传到了法国。

-19世纪晚期,另一位丹迪风格的代表人物是文人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他以讲究装饰出名,曾为男性着装留下不少金句,诸如“男人的首要责任便是经常去拜会他的裁缝”、“一个人若不是一件艺术品,那他身上就该穿戴一件艺术品”。对王尔德来说,追求极致风雅的丹迪风格,恰恰是将唯美主义付诸日常生活实践,他的装束打扮还曾在美国留下无数话题谈资。-1882年,当王尔德出发去美国巡回演讲时,他穿着深紫色短上衣、及膝短裤与黑色紧身半筒袜,低帮皮鞋上有闪亮的鞋扣——如此装扮被视为“奇装异服”而让美国人侧目,这让王尔德诙谐嘲讽道:“奇怪的是,一双丝袜居然让一个国家如此的惶惶不安!”与博·布鲁梅尔一贯倡导的节制内敛的穿衣风格不同,王尔德在外形上的修饰展现出他较为感性的一面,与博·布鲁梅尔相比,更像是一个女人从穿衣之中感受到的快乐。有趣的是,王尔德曾经担任过女性杂志《妇女乐园》(The Ladys World)的编辑。与王尔德个人独特性有相同特征的一类丹迪们,服装衣着可以作为表达自身形象和确认社会地位的有效手段,尤其将其放在特定的文化领域内(譬如文学、时尚界与影剧圈)更是如此。 

进入20世纪早期,爱德华八世(后温莎公爵)是现代丹迪的典型代表,他丢掉了父辈一代的穿衣规则,更喜欢穿着短无尾礼服出席晚宴。在回忆录《重游温莎》(Windsor Revisited)中,他侃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