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百年文化驱动宝马创新

百年文化驱动宝马创新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9期 B8] 更新日期:2016-05-23 下一篇

当科技发展日益改变人类的出行方式,未来,我们将如何驾驶车辆?月日,在北京艺术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以“划时代的推动力”为主题的宝马集团未来展,展开了全球巡展的第一站。首次亮相亚洲的宝马集团四款未来概念车系列产品的首款产品——BMW VISION NEXT 概念车给了我们答案:从车外看,看不到四个车轮,而是用一种“灵动结构”包裹着车子的全身,这种结构起到了出色的调节效果:在车轮转向过程中,无论处于何种位置,车身始终能像一层柔软的皮肤一样包裹住车轮。这个创新设计赋予概念车极低的风阻系数,仅为。车内的“方向盘”换成了可以自动隐藏的“方向控制器”。浑身布满灵敏的探测器,可以在你肉眼看不到的情况下,告诉你前方存在意外事件。极其聪明,你和车辆共处的时间越长,它也就会了解你越多,变成与你心有灵犀的智能伴侣……
站在它旁边的则是宝马集团的一位灵魂人物—— 去年月升任集团董事长的科鲁格,这次也是他上任后在中国的首次正式媒体会面。初见这位岁、全球豪华汽车品牌中最年轻的掌门人,他身上没有高不可攀的霸气,相反,谦逊是他留给我们的最初印象。
不过令人诧异的是,这位看似谦逊的领导者,站在百年宝马集团的生日爬梯上,却以反常的思维避而不谈宝马过去辉煌的年,而是展望下一个年。而在这场未来展的新闻发布会上,他更明确地宣布:宝马集团未来将不再局限于一家传统的硬件制造企业,
而将通过提供更多的软件和服务,转型成为一家高科技公司。
对这样的宣言我们并不感到意外。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亚当· 约纳斯分析认为,汽车制造商正面对着一个艰困的未来,未来一辆汽车的价值有在于软件及应用内容。根据市场研究机构ABI 的预测,到年,全世界将会有的汽车能够连接上互联网,全世界巨大的汽车保有量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汽车有望成为电脑、手机、平板之后的第四个互联网终端。因此,在全球汽车工业越来越多地融入更多科技的今天,几乎每一家汽车公司都在标榜自己要做一家科技公司,而那些互联网巨头们也凭借着在软件和应用方面的优势纷纷进军汽车行业。那么,已经岁的宝马与其他公司不一样的地方在哪里?宝马有什么底气宣称BMW VISION NEXT 可以代表下一个年的科技发展?宝马追逐科技创新的动力又源自于哪?
“文化,最终会让企业与众不同,”面对我们的疑问,科鲁格如是回答,“无论是数字化、互联化,还是电动出行这些行业未来发展的大趋势,都是伴随着企业内部文化的传承与变革来实现的。在这个过程中企业文化和技术两方面要同时进步,才能实现独特的
未来。”
创新文化的拥护者
过去十多年里,不论全球经济如何动荡,各国区域经济此消彼长,在德系三大豪华车企中,宝马集团始终保持最为均衡、稳健的发展,并对新科技反应极快。在年夺得全球豪华车市场冠军位置后,一直维持到今天。这些看似稳健的特征,却并非代表宝马
是一位保守、克制的人,相反,在科鲁格眼里,宝马是一位热情、有责任感、喜欢突破和创新的绅士,有意大利式的幽默,勇于尝试,即使失败了也没有关系。他不是一个非常呆板的、有浓浓的行政官僚作风的老夫子。事实上,翻开宝马的历史你会发现,它并非从造车起家,当初只是一家飞机发动机制造商,后来又介入摩托车业务,之后才有了汽车业务。“这些都是宝马为了适应外部环境不断调整自己而做出的选择,所以,创新就是宝马的DNA。”科鲁格告诉我们。从科鲁格坦诚地讲述他在宝马的职业经
历来看,这种创新不仅体现在业务板块上,也体现在人才培养上。年他以管理培训生的身份走进宝马生产部门,第二年便被派往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参与新工厂建设项目。年,一直在生产环节任职,曾有过两年人力资源管理经验的他被董事会派来负责人
力资源工作,被给予充分的授权和信任。“由技术背景出身的工程师负责人力资源管理太少见了,但这样的事在宝马公司非常常见。”
谈及自己在宝马的成绩,科鲁格对宝马的培养方式充满感激。“宝马系统内部会让那些没有经验的员工勇于尝试接受一些挑战,让他在各个领域慢慢培养能力,创造出各种不同的价值。作为领导,就是要信任部下,要授权给他们,让他们放手去干,宝马就是这么培养人才的。”年时,他协助当时的董事长对生产网络进行扩充,并大胆将当时宝马的一款重要产品BMW X的生产线外包,打破了宝马一直以来都由自己工厂生产产品的惯例。当时虽然备受质疑,但这种方式却大大促进了宝马集团整个生产体系的效率提升。
勇于创新的文化也让宝马在竞争对手还在犹豫是否要推出电动汽车车型时,宝马已经为电动车专门打造了BMW i 品牌,并于年发布该品牌,年便推出首款电动车BMW i。在这场激进的业务中,科鲁格正是BMW i 品牌生产的主要负责人。当时,宝马坚持要在这款电动汽车上用到最尖端的碳纤维材料,以减少车辆的重量,延长电池的续驶里程。而在采购碳纤维材料方面,宝马并没有采纳往常向供应商招标订货的方式,而是组织了一场宝马迄今为止最为复杂的“跨国生产项目”活动—— 从日本厂商的原丝(聚
丙烯腈)供应,到美国华盛顿州的再加工(大丝束碳纤维),再到德国本土瓦科斯多夫(轻质编织物),然后送至兰茨胡特工厂(CFRP车体零部件),最后在莱比锡总装。如此大费周章,让宝马前所未有地掌握了整个碳纤维生产链,从而将成本控制到最低,也将宝马敢应用新材料的行为公之于众。
值得一提的是,当全球汽车业遭遇年金融危机,很多人认为在财政困难的情况下应该放弃或暂停i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