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正在颠覆自我的雀巢

正在颠覆自我的雀巢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15期 B14] 更新日期:2016-07-05 下一篇

雀巢Nestlé 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食品公司。该公司在全球个国家和地区有家工厂、万名员工,旗下品牌个。它是欧洲最值钱的公司,价值亿美元,将石油巨头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公司Royal Dutch Shell远远甩在后面。全球个国家中,有个在销售雀巢的产品。
雀巢对我们饮食历史的影响如此之大,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如果没有雀巢公司的创始人亨利· 内斯特Henri Nestlé,我们所知的这些甜食根本不会存在。世纪末,亨利· 内斯特向他在瑞士沃韦的一位邻居提供炼乳,用于制作世界上第一块牛奶巧克力。雀巢的科学家们研制出了第一款速溶咖啡— 雀巢咖啡Nescafé。世界上第一块巧克力曲奇也是用雀巢巧克力做的。
雀巢食品和饮料王国—包括圣培露San Pellegrino 矿泉水和Stouffer's 冷冻晚餐在内—全都建立在糖的基础上。Butteringer、Cookie Crisp、奇巧KitKat 和Oh Henry! 都是雀巢的产品。另外还有Drumstick 圣代甜筒、哈根达斯Häagen-Dazs 冰激凌和雀巢巧伴伴Nesquik 巧克力奶……
该公司位于沃韦雀巢大街的总部大楼一点儿也不像罗尔德·达尔Roald Dahl 童话故事中如梦似幻的糖果王国。
这是镇上最高大的一栋建筑,登上一圈由亮闪闪的金属制成的旋转楼梯进入办公室,可以看到波光粼粼的日内瓦湖和远处云雾缭绕的阿尔卑斯山。一个半世纪以来,这片景色一直在见证一点:糖就是甜的。
而现在,情况变了。糖加入了烟草和酒精的行列,成为引起政府关注的产品。今年月,英国继墨西哥后开始对含糖饮料征税。沙特阿拉伯可能也会效仿。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简称FDA 正在考虑对糖分标注采取更加严格的规定,而且最新版的美国饮食建议对于糖分摄入量给出了迄今最严格的指导意见。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所的科学家在年评估时写道:“糖和甜食不仅能成为可卡因等成瘾性药物的替代品,甚至可能更让人满足和吸引人。”他们说,尽管“糖吃起来无毒,恋糖的心理也无害”,但一旦渴求起来,可能与对毒品的渴望没什么两样。
自 年以来, 雀巢的甜食业务销售额每年都在下降, 竞争对手也是一样。在钠和饱和脂肪遭到攻击之后,一些业内人士公开怀疑食品巨头是否会步烟草巨头的后尘,公司价值遭到摧毁。与食品公司合作的伦敦奥迈企业顾问公司Alvarez & Marsal 的顾问劳伦斯· 赫特Lawrence Hutter 说:“大型食品公司完全是人心惶惶的局面。”
所有大型食品制造商都努力减少对糖类产品的财务依赖。为了避开这场风暴,他们急于将产品种类多样化。可口可乐缩小了汽水罐;生产奥利奥饼干的亿滋国际已经成为不含麸质运动的一股推动力;百事公司努力向鹰嘴豆泥等健康零食转型。雀巢则选择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想发明并出售药物。雀巢想要创造的产品将采用源自食品的原料成分,并利用该公司在调制食品的色、香、味和口感方面的黑暗艺术专长,将产品做成吸引人的零食,而不是药丸。其中一些需要凭处方购买,一些是非处方药,还有一些已经在商店上架销售。
个性化的健康解决方案
雀巢的目标是将自己重新定义为一家受科学驱动的“营养、健康和养生类公司”,在当今世界,只有这种公司才能繁荣发展,因为监管机构可能认为Butteringer 和本森哈奇Benson & Hed ges 香烟没有太大的不同。如果雀巢的这种愿景得以实现,那么年后你拜访家庭医生时,可能得到一张处方,上面写的是可以治疗心脏疾病的美味的雀巢奶昔,或者建议你饮用一种经FDA批准的强化关节的茶。该公司将把销售渠道从自动售货机和超市扩大到药房、医生办公室和医院。同时,公司还将保持其核心的食品和甜食业务。
换句话说,雀巢将一手出售致病元凶,一手出售医治良药。埃德· 贝特格Ed Baetge 自己是不碰雀巢糖果的,只是周末偶尔为之,吃一点来自高端产品线Cailler 的黑巧克力。他现年岁,年受聘管理新成立的雀巢保健科学
研究所Nestlé Institute of Health Sciences。当时雀巢给贝特格打电话,邀请他主持一项研究,课题是如何将食品转变为适合销售的治疗药物,而那时贝特格正在考虑纽约一个干细胞研究中心的工作邀请,这是当代科学
最时髦的一个研究领域。所以当贝特格接受雀巢的邀约时,他在医疗界的同事都感到震惊。贝特格说:“我当时正准备承担起干细胞研究的重任。他们都说,‘你要离开这个领域转而研究营养学吗?’”雀巢给贝特格的年预算是亿瑞士法郎(约合亿美元)。
如今,贝特格在洛桑一间狭小的办公室里工作,办公桌上放着一把瑞士军刀、几包格兰诺拉麦片和半打药瓶。贝特格正在收集一些营养补充剂,比如猫爪草,这是一种生长在秘鲁的藤类植物,据说能抗病毒,他要测试是否真有这样的功效。
在当地的两栋大楼里,来自细胞生物学、胃肠道药物、基因组学等领域的多位科学家在为贝特格工作。其中一间只有儿童卧室大小的实验室几乎永远保持昏暗状态,这样,对光线敏感的染料就能让极其细微的肌肉纤维和控制纤维的神经显现出来。
在第二间专门研究大脑的屋子里,有一台激光动力显微镜,大小、颜色都和一架小型烧烤炉差不多。这里的研究人员正在研究阿尔茨海默病,这种疾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