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揭露装腔圈

揭露装腔圈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704期 D10] 更新日期:2012-07-24 下一篇

 

2012年度最热门生活方式Blog《装腔指南》正式登陆苹果App Store:怎样在微博上扮上流社会?高尔夫装腔指南?眼镜装腔指南?……作者花总用戏谑幽默的文字犀利刺入声色犬马的物质生活,他说装腔的人多是“焦虑”的聪明人,他们害怕搭不上某趟车,又害怕搭错车,心里缺乏安全感。为了活得更体面更安全,他们必须摸索装腔的门道,因为“当人人都在表演装腔的时候你不装腔,就有可能被这个装腔的社会边缘化”。以花总为代表的这一批网络毒舌,正是在巨变、浮躁的年代洞悉了人们心尖尖上的那点事,用犀利有趣的文字点评时尚潮流和文化,草草几笔勾勒了世相的荒谬与可怜。几乎所有以吹捧和装腔为主导的领域,都留下了他们嬉笑怒骂的身影。

毒舌本质上是说真话

从评委金星亮相舞林点评界,城里人对类似的犀利点评简直是又怕又爱。作者王恺因为出版了文集《文艺犯》,被坊间奉为一等一的毒舌。他本人并不纠结于这些称谓,而是反问一句:“那你觉得我描述得像吗?像就好。”在他看来,世界上有聪明人和笨人,这两种人的体系和sm的体系嫁接在一起,聪明人羞辱笨人所施展语言的行为接近一种施虐的行为,所以会有又怕又爱的体验。他说:“作为犀利评委,金星成功的是既经历了男性体验,又经历女性体验,对于世界的看法会不一样,她成功在于她以独特性别身份,去点评那些常态世界的愚蠢。”

和别的行业相比,娱乐业已经拥有很发达的毒舌体系,只是所运用的毒舌语言比较单一,比如会用“纵欲过度”等陈旧的语言去点评,不够好玩。王恺认为:“各行各业都有吹捧和装腔行为,都需要毒舌出手,比如文学界、时尚界等等。特别是时尚界,现在翻时尚杂志,会觉得写一个人就写得她美如天仙,这非常荒诞,无比粗糙,需要毒舌去戳破这种虚假。文学界也是,现在的文学评论都很糟糕。曾经看过复旦一个教授评论某著名青年作家的一篇文章,说他试着去看那位作家的文字,但看了一下就看不下去了。他觉得其语言系统非常荒诞,以一种虚假的美丽文字,构成了下一代的阅读体验。而他读过也没兴趣读。”王恺觉得,类似这样的文学评论就能同阅读者阅读体验接近,也有趣。电影评论也是一样,现在网上的影评都奇烂,相对犀利的影评很少,都是为了毒舌而毒舌,王恺说,“像弹棉花一样。”

问及毒舌的基本素质有哪些,王恺总结说:其一是清澈、透亮,自己要很明白,毒舌不是为了诋毁一个人,本质上是说真话。现在有些微博作家,本身世界观就很粗鄙,硬要写一些哗众取宠的文字,在文章里装出很美的样子;有些自己住在郊区,却在文字中装腔每天过着上流生活。“为了毒舌而毒舌,是自曝其丑,一巴掌很容易最终打在自己脸上。”其二是,聪明、敏感,能够抓住浮现出的那一点。

【亟待毒舌出手的装腔界】

古琴装腔

不要音乐性,只要所谓“神韵”;北京一些古琴界的人,鼓吹古琴要自由发挥;古琴界有人声称非唐琴不弹,曾经见到过一个人自称能发唐音,但其实他说的只是苏州话。

品茶装腔

用台湾的评茶系统、语言体系,如茶气、茶汤的醇厚度等词语,来评价中国大陆的茶;强调茶叶的某个山坡、某棵树,忽略整体茶整体的特质。总是在强调稀缺性,编故事。

摄影装腔

强调学派,说某个摄影师优秀是因为他像国外某个派别的创始人。专题摄影优秀,其实是因为反映了中国现状,并不是作品本身好。小清新摄影,因为依托的文化太脆弱,所以经不起老。

诗歌装腔

诗歌相对受众少,圈子小,诗的语言本身就是最高的语言,很难被毒舌以语言的方式去击破,能被击破的本身也不是诗歌。文学也是如此。装腔从来不是新鲜事,方式一直在与时俱进。在网络时代,装腔的规则更为微妙,展示、分享是新时代装腔的一大要诀。有种种装腔行为的展示,就有毒舌屡屡出手点破其中的招数。

戏曲装腔

捧老唱片、老演员。如果让20多岁时的梅兰芳来唱戏,也未必能够满足现在观众。戏曲界装腔法则通常是,宣称自己跟某个角儿认识接触过就引以为傲,强调要听老唱片之类的说法。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