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推拿》:娄烨的悲伤童话

《推拿》:娄烨的悲伤童话

上一篇 作者:MO 来源:周末画报 [833期 D30] 更新日期:2014-12-03 下一篇

1座柏林银熊奖, 6座台湾金马奖,《推拿》的外衣已经足够闪亮。从文学纸本到电影银幕,娄烨像是给自己出了道难题,然后用他的方式解答了 —如何在看得见的银幕上讲一个“看不见”的故事?

采访娄烨前,他正忙着影片的全球首映和金马庆功,看起来心情不错。言谈间我们聊到电影的审查标准,包括在他作品中常出现的暴力和性爱元素,“我自己的衡量标准没有变,它必须要达到那个强度才可以。 ”也就是说,观众这次看到的是一个完整的《推拿》,柏林版与公映版并无本质上的差异,或许从娄烨的角度出发,这是保证影片质量的一个充分必要条件。
《推拿》改编自毕飞宇所著的同名小说,故事聚焦在一个盲人推拿院,其中关于“无视觉”感受的画面呈现,娄烨坦言在开拍前还未找到理想的方法,“拍《推拿》时就觉得使用以前的经验是很有限的,甚至没有经验一说,完全是另一个制作方式,所以都在学习”,这是一个良性的工作状态,无论是《浮城谜事》《春风沉醉的夜晚》或者《颐和园》,娄烨都在用不同的语调去完成一次不一样的故事陈述,甚至连这些作品面临的“困境”都是不一样的,舆论的冷淡或者审查的障碍。
娄烨镜头里的人物通常有些阴郁或者偏执的气质,通俗点说,那些爱情故事从未皆大欢喜,《推拿》在柏林上映时大家觉得他终于妥协,开始奔着光明且温暖的结局而去,但他认为“那个有点儿类似于,是快乐的,却又忧伤的那么一个结尾 ”,显然他不是一个特别理想化的人,关于现实的阴暗面或者那些伤筋动骨的爱情,他用了一句老话来总结,“生活是一团糟,生活是美好的,同时存在。 ”
一方面来说,《推拿》是一部完成度非常高的实验作品,以作者电影的衡量标准来看,编剧马英力简明扼要地点出了原著的精髓,摄影曾剑则完成了一次不可思议的挑战,娄烨摸索出了一个看不见的世界;另一方面,《推拿》讲了个通俗易懂的好故事,那是一个关于盲人群体的悲伤童话。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