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马可 ·波罗》:西方思维打造东方版“权力的游戏”

《马可 ·波罗》:西方思维打造东方版“权力的游戏”

上一篇 作者:董铭 来源:周末画报 [836期 D34] 更新日期:2014-12-25 下一篇

用一部《纸牌屋》打乱了美剧格局的Netflix野心再发,耗资高达9000万美元的史诗大剧《马可·波罗》12日全季上线,力图打造东方版的《权力的游戏》。然而这部以中国历史文化为卖点的美剧,在中国观众眼中,吐槽是必须的。

虽然如今在好莱坞,《角斗士》这类的古装史诗已不再吃香,但是由于《权力的游戏》和《斯巴达克斯》引发的热潮方兴未艾,在挖掘了欧洲与古希腊之后,东方题材被美剧选中并不奇怪。《马可·波罗游记》在西方的影响力和民众基础,足以让这个威尼斯人成为历史传奇的主角,战争与外交,权术与政治,英雄与奸臣,再加上一些神秘的“异域情调”,构成一部热播剧所必需的“收视元素”。野心勃勃的Netflix投巨资开播的《马可·波罗》,制作精细的布景和服饰,亚裔明星的倾情演绎,软硬件上本有清晰的定位和卖点,可开播后却遭遇争议。IMDb上8.5的高分,美国媒体上却是贬多于褒,这边厢更是被“同步追剧”的中国美剧迷吐槽不止。这其中既有中西方历史观上的差异,也有艺术表现形式的“习惯落差”,以及对于古装剧的“戏说”成分,到底应有多大的宽容度,无意苛责,也无需媚俗。

西方视野下的东方宫斗
对于马可·波罗到底有没有真的到过中国,《马可·波罗游记》是他的真实经历还是拼凑而成的道听途说,史学界一直存在争议。但无须否认的是,这些关于东方帝国的故事终究是吸引了西方人,间接导致了新航路和新大陆的发现。在东西方交流已如此畅通的今天,由一家视频网站来拍摄马可·波罗传说,这本身就具有特别的意义。更何况,《马可·波罗》的立项并不在于拍摄一部对古代中国的“场景再现纪录片”,而是通过政治的宏大视野,战争的残酷描绘,来俯瞰蒙古人于13世纪对汉族王朝的征服。于是《马可·波罗》从第一季第一集开始呈现的,就是叫板以西方政治斗争为背景的《权力的游戏》,其竭力挖掘的东方式“权术”,元宫廷和南宋宫廷的内部阴谋与外部交锋,年轻的马可·波罗作为一名“拉丁人 ”,从旁观者开始逐步介入那段中国历史,在宫斗和战争中留下“西方式的笔记”。
既然拥有了“主角光环”,那编剧就毫不客气地让马可·波罗成为忽必烈家族的“聪明仆人 ”,既得到大汗父子的信任,也能吸引善良貌美的阔阔真公主。这类虚构无可厚非,用想象的细节来丰富真实的大历史事件,本就是此类历史剧的常用手段,看到剧中马可·波罗像《黑客帝国》里的基努·里维斯般修炼“功夫”时,就知道吸引观众的还是10年前的那套中国元素。《马可·波罗》毕竟是一部面向西方的美剧,尤其在擅长“大数据分析”的Netflix手中,难免充斥着迎合刻板印象的“异域猎奇”,13世纪的元和南宋,不少国人还是从《射雕英雄传》中才了解的历史,更别提大洋那边的美国人了。《马可·波罗》中许多大事件,如宋元的“襄阳之战”,忽必烈与阿里不哥的“争夺汗位之战”,以及南宋“蟋蟀宰相”贾似道的阴狠,都是来源于真实的史料,不能说编剧没有研读史书,渲染了战场的残酷,但是为了突出戏剧性,加入的演绎并不算“高明”。如果说贾大人深藏绝技“螳螂拳”的设定,还算是在效仿金庸武侠,马可·波罗献计“投石机”恰好能与“郭靖、黄蓉苦守襄阳”相呼应的话,那在处理宫廷权谋上,《马可·波罗》就难免有些幼稚直白。至少在第一季中的运筹帷幄和权色交易,在天天耳濡目染宫斗剧和“再借我五百年”的中国观众看来,多少有些小儿科,低估了当时宋元政治斗争的复杂性。此外,《马可·波罗》中充斥着大量毫无意义的情色场景,几乎每一集都有面目模糊的裸体亚裔女性,剧作方似乎觉得反正也是分级了,这些成人场景不用白不用,导演对于这些画面的痴迷,就像当年来中国探险的洋人,每到一地就到处搜罗春宫图,美其名曰为“东方艺术”,带回欧洲作为收藏炫耀。反倒是陈冲等不必露点的女性角色,用演技平衡了剧中某些突兀的场景和对白,拉回到正剧应有的严肃性上。

 “异域风情”或水土不服
正所谓“距离产生美”,越是见到他人镜头下的本国文化,越容易产生微妙的心理“落差”。尤其是南宋的官员们操着流利的英语,说着出口转内销的“中国谚语”,总归有些别扭。这其实就涉及到翻译腔的老话题了。即便是当年斩获多项奥斯卡奖的《末代皇帝》,在许多表达方式上也很难适应,通过对白和字幕翻译的汉语,编剧力求浅显地吐露典故,向全体观众传达出中国文化,却永远不可能达到母语的理解程度。在这方面,《马可 ·波罗》并没能比几十年前的《末代皇帝》进步多少,那种慈禧太后带着话剧腔亮相的场面,在忽必烈接见马可 ·波罗时依然呈现,这样的处理既可说是为了照顾观众对于异域文化的陌生,也可算是编导在想象力和调度上的不自信。《马可 ·波罗》开播后,之所以许多批评声都集中在“剧情俗套、陈词滥调”上,正是因为全剧对于这种东西方文化的碰撞、情感的交流,没能想出一个更现代的表达方式,依然沉浸于上个世纪的“西方视角”中,就连爱情中的邂逅都似曾相识。
这毕竟是部西方人为主导的美剧,要求他们用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拍出央视那种“历史正剧”也不现实。更何况像《康熙王朝》《汉武大帝》这类由历史专家担当顾问,照着博物馆做考据的严谨大戏,也就当年的央视不计工本能拍,港台一不小心都会沦为戏说。如今电视上充斥的“古代时装戏”更是槽点满满,穿帮无数,那明艳的布料,杀马特的发型,满地的向日葵,中国观众也早就习以为常了。既然咱能够宽容国产雷剧里公子、小姐们上街打情骂俏,又何必苛责人美国人抄些孔明灯, “Golden Lotus”的典故呢?其实有着美术指导叶锦添的把关,《马可 ·波罗》中关于南宋的建筑、服饰和军制都基本符合历史,甚至比许多国产古装剧更靠谱,至于元朝的习俗,我们不也是参考现代蒙古族人的装束和记载推想的嘛。
再反过来一想,中国观众看美国人拍的《马可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