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中国科幻文学:荒原上眺望星光

中国科幻文学:荒原上眺望星光

上一篇 作者:花花 来源:周末画报 [843期 D34] 更新日期:2015-02-12 下一篇

在欧美图书市场,科幻小说的销售额远低于其他文学,但它是很多卖座的科幻电影的源头,并被认为能在未来的电子书平台上大放异彩。中国科幻文学刚刚在畅销书中崭露头角,就陷入产业市场缺失的困境,科幻作家书写未来,面对的却是比现实还要现实的问题。

近日,北京师范大学高调宣布,2015年将面向全国招收首个科幻文学博士生。这条消息使得人们对科幻的关注再次升温,在此之前,科幻小说《三体1》英文版的问世,被视为“中国科幻对外输出”的信号。
《三体》系列不是刘慈欣唯一的作品,但无疑是影响力最大的,40多万套的发售量,对一部科幻小说、一部将近90万字的长篇科幻小说,是个足以炫耀的数字。在挤满历史调侃与官场戏说的畅销书榜单中,这部涉及力学里的三体运动、地外文明、黑暗森林法则的硬科幻显得不太合群。
去年11月,“华语科幻星云奖”在北京举办了颁奖活动,王晋康、刘慈欣、刘宇昆、韩松、吴岩、陈楸帆、夏笳、宝树……当下活跃的科幻作家都出席了。从四面八方赶来的读者中,超过80%都读过《三体》,他们可能不是“科幻迷”,但绝对是个“三体迷”,很多人对书中人物、章节的熟悉就像是自己的朋友和经历。
大刘(刘慈欣)、小刘(《三体1》的英文译者刘宇昆)俨然成了这场活动的重心,他们走到哪里,人群就会在哪里聚集,无论是开幕式上的节目,还是主题讲座与讨论,“三体”都被反复提及。原定一小时的刘慈欣签售会,延长到三个半小时,与之形成对照的是儿童科幻作家签售会,场面清冷得令人尴尬。
《三体》系列是近年来难得的科幻佳作,作品之外,也掀起了“三体现象”:网络上出现了角色扮演的账号,以ETO命名的粉丝组织活跃于各地(ETO,即地球三体组织,是小说中虚构的一个国际组织)……这一切,“缔造者”刘慈欣也没有料到。在《三体》系列之前,他已经写了十几年科幻,资深科幻迷还记得并津津乐道于他早年在《科幻世界》上发表的那些中短篇:《流浪地球》、《乡村教师》、《朝闻道》……他是个低调的人,“技术宅、工程师、山西娘子关、电力系统、有一个女儿”是粉丝们都知道的为数不多的背景功课。在“华语科幻星云奖”的2天里,他签了上千本书,不管粉丝递过来多少本,他都接过来默默地签完;参与讨论环节,他总是专注地听别人发言,直到主持人问他,他才回应;他似乎不大喜欢过于热闹的场合,每次进入会场,从不主动坐第一排的嘉宾席,而是找一个角落,让自己隐形;当现场高呼《三体》中的ETO口号“消灭人类暴政,世界属于三体”时,昏暗的角落里,看不清他的表情。
《三体》势头凶猛,一部作品占据了中国科幻文学半壁江山,这是个不正常的现象。在科幻产业最为发达的美国,科幻作家是一个庞大的群体。美国科幻协会的星云奖,40多年来颁发给了400多位作家,其中不乏罗伯特·海因莱因、艾萨克·阿西莫夫这些大腕级别。“中国科幻银河奖”举办25年,“华语科幻星云奖”举办5年,兜兜转转总是那几个熟悉的名字,熟悉的人。

单枪匹马,不如抱团取暖
科幻这种类型文学,对接的是一个小众市场。早年,中国科幻作家发表作品主要通过杂志。创刊于1979年的《科幻世界》曾一度网罗了中国90%的科幻作家和读者。王晋康、柳文扬、何夕、刘慈欣、韩松、吴岩、赵海虹……这些名字和他们的作品都能在这本杂志上找到。《科幻世界》旗下的“世界科幻大师丛书”是迄今为止中国规模最大的一套科幻丛书。新星、希望、果壳等出版社和民营图书公司的介入使得科幻图书的出版渠道多了,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对畅销书的跟风、版权争夺、引进的内容同质化、新人和新作品鲜有问津……
颁发“华语科幻星云奖”的世界华人科幻协会,被定位于“一个以团结全球华人科幻作家、科幻评论家、科幻编辑、科幻翻译家及其他形式的科幻创作者、参与者,展示华语科幻文化成果,开展国际国内学术交流活动,以推进中国科幻文化产业发展为宗旨的公益学术组织”,负责人董仁威表示,出版是协会的一项重头工作,为好的作品寻找好的出版渠道。“在中国出版市场,单人的力量太渺小,很容易被忽视,我们就搭建一个平台,和出版社去谈,科幻作家、特别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作家,需要这些展露的机会”。迄今为止,协会已推出一些科幻作品的单行本。
渠道问题解决了,作者资源却不容乐观。一直被诟病的低稿费是中国所有作家都要面对的问题,而科幻文学市场不大,又没有形成产业规模。即使是拥有40万套发行量的大刘也曾坦言:“《三体》的版税差不多已有100多万元,在科幻小说里面是很赚钱的了,但是和其他的畅销书或是网络小说一比,就微不足道。”(《四川日报》2014.2.7)。除非有雄厚的家底,没有人会去做一个全职科幻作家。网络写手们更愿意把时间花在穿越、武侠和言情小说上,再加上科幻小说需要有一定的专业背景知识,这本身又是一道门槛。
华语科幻星云奖决意打造中国的科幻大会,去年,果壳网接手做这项活动。读者热情高涨,会场一度爆满,都是年轻的面孔。在中国,科幻文学的读者仍以在校学生为主,大部分人会在工作之后放弃科幻,数量上并没有形成“滚雪球效应”。从商业角度看,学生的消费力实在有限。而在欧美,大龄科幻迷比比皆是,其中不乏中产,从图书到周边到集会,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支撑这项产业。
还有些年轻读者,在本世纪初“奇幻文学”潮的熏陶下成长,科幻、奇幻、魔幻,傻傻分不清,科幻在他们那里,是个包裹着动漫外衣的奇怪家伙。

科幻输出,并非第一次尝试
早在2012年年底,就有“《三体》推出英文版”的消息传出。“三体迷”奔走相告,在上市前的预售网站,组团刷了评价。在科幻作品进出口的“操盘手”姚海军看来,《三体》英文版的问世是中国长篇科幻的一次较大规模的对外输出。
  • 1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