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2016,”慢“行新大陆

2016,”慢“行新大陆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96期 D8] 更新日期:2016-04-11 下一篇

习惯生活在社交软件虚拟世界里的数字世代已不再热衷坐在free ride的车厢后座和陌生旅伴讲讲旅途趣闻或交换秘密,通过现代通信手段取而代之的是加了滤镜的风景照或是美颜镜头下的自拍,以及一颗迫不及待想要在朋友圈里公之于众的心。旅途到底是要发现自我抑或是被别人发现?

回归旅行的本源,我们提倡一种“慢”行的节奏,并非与这时代对抗。如果你也对这个情怀泛滥却更新过速的当下感到厌倦,还有什么比在遥远的世界尽头做一个快乐的“异乡人”更简单轻松的事。路过,停留,感受,将这“停留”尽可能放大,你要做的只是暂时关闭你的朋友圈,停止走马观花,将你那些五花八门的旅游指南抛到九霄云外,试着与当地人一同饮食起居,然后有那么一刹那,你从那里消失了,你既非那里的人,也不是什么旅行者,你只是无限地融入了进去,与自己玩了一场“遁形”的游戏。

现在,是时候回到那条沉默中的自由公路,来一场“无情怀”的慢旅行。我们在新年伊始奔赴一号公路、从美国最南端的基韦斯特、迈阿密,一路穿越古巴,展开一场“慢”无目的的拉丁美洲公路接力。向过去致敬,是当下的意义,更是未来的方向, 这就是一条公路的自我要求。

“喂,醒醒,一号公路都快过半了。”

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梅恩用力摇醒在后排成堆日常杂物里睡得四仰八叉的莉香。后视镜里反射着罗生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

“呐,要换人开吗?还剩没多少路了。”莉香勉强支起身子问。梅恩摇下车窗,涌入一阵风。

“还是算啦,你满嘴酒气,又喜欢赤脚不踩刹车。”梅恩笑笑,朝外面吐了口烟,回过身后冲着驾驶座说:“到Pescadero State Beach,我接手。”

从旧金山租了MINI VAN开到现在也已经三日光景。罗生和梅恩正是前几天莉香在北部海滩某知名小餐馆认识的,前者深沉稳重却偶尔浪漫主义,后者腼腆细心常常语出惊人,但真正彼此吸引的原因或许是整个吧台上没抱怨港口Wi-Fi 信号太弱的中国青年只剩下这三个。

“你们能相信吗?早上因工作缘故发了微博,想不到底下的留言几乎充斥着‘啊,原来这就是金门大桥哦!’‘哇,九曲花街真的有九曲嗳!’这样的感慨。—— 天啊,难道没有人知道三藩市被誉为金斯伯格的第二故乡和BEAT MOVEMENT的诞生地?无聊。”莉香习惯性地挠着一头乱乱的短发,撇嘴啜了口苏格兰威士忌,感觉杯中的大冰块在室内融化加速。“OH

LALA... HERE COMES THE YOUNG LOST GENERATION…”

“呵呵,我感觉一路上几乎所有人都在朋友圈晒照片,等着点赞。”梅恩喝着啤酒,视线停留在前方三两桌嬉笑打闹玩手机的亚洲面孔。“相比起二战之后丧失信念内心晦暗的年轻人,现在连旅行这种私事都要‘图文汇报’,我们才是真正迷惘的一代。”

“你们俩的神情和口吻,在我看来,一个是萨冈,一个是凯鲁亚克。”罗生是三人中唯一成家立业生子的人,职业是摄影讲师,以前在美国留学。“我读书期间最喜欢的地方是迈阿密,撇开激荡荷尔蒙的满街热力四射大波妹和声色犬马罪恶感,更主要的是我喜欢海明威。你们听说过基韦斯特吗?也叫西索岛。它在美国最南端,由一号公路连接佛罗里达群岛和美国大陆地区。在佛罗里达群岛上有个‘海螺共和国’,那里住着很多古巴人。知道吗?古巴特别适合我们这种人,因为全国没有网路讯号,但是,喝不完的莫吉托,抽不完的雪茄烟,看不完的海景和落日。我曾经驱车从迈阿密开往西索岛,那一段跨海大桥的路程是全美国最独特的海岸风景线。”

说到这里,罗生看了看对面两人,好像是瞬间的默契,莉香和梅恩读懂了他的眼神。

“既然我们的目的地都一样,不如我们也来场公路旅行吧,如何?”

“你觉得这里和基韦斯特相比,哪里更迷人?”莉香边问正在收拾哈苏相机的罗生,边努力在Pescadero的凶猛海风里点燃一支刚从餐厅里偷来的LUCKY STRIKE

 “最迷人的永远不是风景,而是旅程中的心态和同伴。”

  • 1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