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重溯年节仪式感

重溯年节仪式感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94期 D8] 更新日期:2016-04-15 下一篇

华夏乃礼仪之邦, 古代中国人对宗教相对没那么依恋, 但对 “礼” 却足够讲究足够认真。 人们通过举手投足的礼仪, 向内修养心性, 向外来往进取。 而礼最终要落实到言语动作、 衣食住行的种种仪式上。

就说过年喝什么吧, 南北朝时期中国人的过年饮食就已经有了固定的仪式顺序。 要是您回梁朝过新年 (对! 就是 《琅琊榜》 虚构故事的那个朝代原型——南朝梁), 大年初一饭前, 敬拜过长辈之后,先要喝一杯浸泡过花椒与柏树叶的椒柏酒, 以祛病长命, 再饮一点用桃树的叶、 枝、 茎煮沸而成的桃汤, 以伏邪气、 制百鬼。 喝过这两样饮料, 嘴里咂巴着花椒、 柏叶、 桃枝和酒水混合的奇异味道, 您就病不沾身、 鬼怪不侵啦。

您可能觉得有点儿受不了: 古人的饮料技术是跟体育老师学的吧? 花椒柏叶桃树枝,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这玩意儿喝到嘴里, 那不得比大英的黑暗料理还可怕吗? 不过, 这可不是胡乱混搭, 而是极有讲究的。 比方说, 椒柏酒要配花椒, 那是因为花椒中含有北斗星之精气, 能令人身轻耐老; 要泡柏树叶,那是因为柏叶是道家仙药。 所以, 您要是想体验体验古人过年喝椒柏酒的仪式感, 那您在举盏痛饮之前, 最好向窗外远眺一下, 遥望幽远天穹北斗璀璨(同时祈祷雾霾和光污染别把北斗七星给吃掉), 俯瞰苍茫大地松柏如涛, 然后缓缓把酒倾入口中,心中默默吟上几句 “青青陵上柏, 磊磊涧中石” 、“玉衡指孟冬, 众星何历历”, 一边感慨着松柏自长青旧岁真易逝, 一边期盼着北斗常高照新年好前途, 这时再去感受嘴里花椒之烈、 柏叶之涩与酒水之醇那奇妙的混合……有没有觉得味道好极了?

喝过椒柏酒、 桃汤两样饮料, 您可能饿了, 想操起筷子大快朵颐了, 这可绝对不行。 椒柏、 桃汤这两味, 只是古人新年餐前饮料中的配角, 真正要喝的主饮还没上场呢。 这主饮是一味经久不衰的神奇酒液, 隋唐明清千百年来, 中国人过年饮食沧桑演变,唯一不变的大概就是它了。 唐人饮它, 要用 “翡翠屠苏鹦鹉杯”; 宋人品它, 品的是 “春风送暖入屠苏”直到近代王国维先生自感过年寂寥, 也盼着 “呼灯且觅朱家去, 痛饮屠苏”。 没错, 就是屠苏酒。

这屠苏酒怎么做? 料要集齐八味: 大黄, 花椒,桔梗, 桂心, 防风、 白术、 虎杖、 乌头。 八味配料各自切细, 一起装入深红口袋, 除夕傍晚吊入深井, 新年取出, 浸入酒中, 方能供全家饮用, 有清热、 散风、 健脾、 除湿之功。

既然屠苏酒才是主饮, 那就端起杯盏喝呗。 嘿,且慢! 喝屠苏酒, 谁先喝, 谁后喝, 也是有规矩的。 您大概要说了, 先尊后卑先长后幼, 这谁不知道嘛, 那我等长辈喝完我再喝。 嗨, 这下您又弄错礼仪了。 别的酒确实是先长后幼, 唯独屠苏酒是先幼后长——您要先等小朋友们喝完, 您才能喝。 宋人苏辙有诗为证:“年年最后饮屠苏, 不觉年来七十余”, 越是高寿, 越晚才能喝到口。 理由? 小孩过年是增加了一岁, 先饮以示祝贺; 老人过年是生命又少了一岁, 拖一点时间后喝, 取延年益寿之意。

单单一个 “喝”字就这么多讲究。 若再论衣食住行几大方面, 过年的习俗仪式讲究就更多了。“腊月二十三, 灶王爷上天; 腊月二十四, 掸尘扫房子;腊月二十五, 推磨做豆腐……”这种种事务, 要从腊月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 您大概要说, 这些都是老黄历了, 如今过个年何必这么复杂呢? 好不容易春节放个大假, 还不赶紧呼朋唤友吃喝玩乐游山玩水轻松几天, 干吗非把自己套在那么些老规矩里自己虐自己呢?

说得对! 其实仪式本身没那么重要。 特别是, 当我们已经不再相信花椒、 柏树叶有巫术般的效力的时候, 依赖于这种信念的仪式们的存在意义已经有些悬空了。 况且世代更迭, 仪式也在变化, 一代人没必要非接受上一代人的礼仪。 可是, 重要的不是仪式本身, 是仪式感。 在来去匆匆的生活中, 我们会遗忘对自己、 对他人、 对点滴生活的发自内心的尊重。而在践行仪式的过程中, 仪式感重新唤起我们对万物的尊重。 面向遍布不确定性的未来, 我们不免焦虑彷徨、 心神不宁。 而通过一步一步依仪式而行, 体会仪式感, 我们或能把荡漾的神思收束回来, 把心安顿在当下的一举一动之中。

您要是不相信这种神奇, 请打开电视机调到体育赛事频道。 仔细观察一会儿, 你就会注意到许多巨星都有自己的赛前惯用仪式。 比如, 姚明鼻下常有微微胡茬, 因为每次赛前24小时内姚明绝不会刮胡子; 飞人乔丹必须在公牛队服下面穿上他北卡学生时代的短裤才肯踏上球场……这种 “护身符”般的仪式本身当然没有什么外在的魔力, 不过来自体育心理学的大量研究已经证实, 赛前仪式可以帮助选手集中注意力,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