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亚洲瑞士之窗:静止的催眠

亚洲瑞士之窗:静止的催眠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2期 D32] 更新日期:2016-04-15 下一篇

谈及瑞士的先锋艺术,对不少国内的观众来说或许稍显陌生,但这次7位瑞士当代艺术家的集合式巡礼,至少在京沪双城引爆了几场有趣,且颇有参考价值的讨论,如果我们以“圈子”的概念来划分先锋艺术形式的领地,瑞士则自有它锋利而独特的一面,在信息传达愈发重复和乏味的今天,他们带来了一次不同于以往的艺术体验,其中观感最为震撼的《浴室休憩》, 在令人感到迷惑之余,更有一种通达的质感。

在灯光幽暗的剧场中, 一束聚光灯打在场地的正中央,一只白色的浴缸被灯光勾勒出一点超现实的意味,瑞士艺术家宴·马鲁斯西(Yann Marussich)赤裸地躺在浴缸当中,在他身上则是重达1300磅的玻璃残片, 在表演刚开场的一刹那,宴·马鲁斯西仅仅只有一只右手裸露出来, 作品《浴室休憩》正是在这样一种略显压抑和疼痛的场景下拉开序幕。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宴·马鲁斯西将玻璃残片一点点地移出浴缸,玻璃与地面撞击的声音在剧场内产生了属于作品本体的回响声,表演者缓慢的动作与空间内的声响似乎营造了一种令人略感不适的张力,在演出的文字阐述当中,这种不适感被形容为“一个视觉和感官呼吸暂停的状态,直到身体被释放到可以听见玻璃碎片的声音在回荡……在深处,观众被从作品中感受到的凝视所冻结… … ”,依我们所见,这种“催眠式”的行为艺术,在凝视的过程中即产生了时空扭曲之感,难怪有人将宴·马鲁斯西的表演称之为“赤裸、不适、刺激、真实”。不过真实这部分,或许还可以单作探讨。

宴·马鲁斯西本是一位当代舞的知名表演者, 在编排他第一个静止作品《临时蓝色》(Blue Provisoire)后, 他的舞蹈编排便将重点放在了对自省的认识、对静止的控制,同时进行身体的多样性和更多大胆的挑战上,这些元素我们都可以在《浴室休憩》中一览无遗,所以如果将《浴室休憩》理解为“静止的舞蹈”,实则也是一种得当的诠释,当然,如果要真正理解作品的内核,或许要从最直观的景象切入,比如,为什么这个男人要冒着受伤的危险走出浴缸?其答案观者也无法从表演当中得知,而诸如此类的迷惑,实际上在表演的全程都萦绕在观众的脑海当中,在这种沉默的交流当中,也许有人感受到其中的诗意,也许有人感受到的是无尽的空洞和黑暗。

我们可以将《浴室休憩》看作是这次“亚洲瑞士之窗”的集体巡展最直接的一个切口,其他6位艺术家则分别用不同的方式为我们展现了当下瑞士乃至欧洲最独特的艺术形式,例如拉·里博的《至高》,玛丽·卡洛琳·郝米诺的《名誉的胜利》,他们的共同点是,作品的着力点均在艺术家的身体,在策展人Stéphane Noël的眼中 ,这正是信息爆炸的时代中最不可复制的部分,也许艺术家的身体与思想,是可将行为艺术的边界再度拓宽的唯一媒介。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