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醉拾芳林

醉拾芳林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2期 D8] 更新日期:2016-04-11 下一篇

农民们攀上丘陵高山设飨宴,在樱花树下向樱花贡酒,度过重要的一天。 这就是农民每年例行的“入春山”  —— 送走掌管冬季的神灵,迎接田之神。 

一年四季,周而复始, 

人们把世间的喜怒哀乐都托付予花草。 

以歌赋情,以花占卜,长久以往,花便拥有了与人心对话的能力。 

而人类若失去感应天时的本能, 

那就也错失了与四季同享饕宴的乐趣。 

“ 读书、谈心、静卧、晒日、小饮、种地、音乐、书画、散步 、活动。”  

宋代养生大家陈直所提倡的“人生十乐”,配合瞬间绽放的花之能量, 

是为应季的生活智慧。 

春光稍纵即逝,还有什么理由浪费在无聊的人和事上?

这就是春天啊,没什么可害怕的。

 

日本人对花草有特殊的情怀。 9世纪时出现的日本最古老的诗歌集 《万叶集》 中有三分之一近1500首是咏唱植物的, 人们把世间的喜怒哀乐都托付予花草, 诗歌集中总共出现了150多种植物, 可想而知日本人对大自然对草木的偏爱, 以花为喻体, 以花传心。

然而,《万叶集》 中描写樱花的诗歌并不多, 只有40余首, 倒是咏梅的竟然有118首。 日本国土本无梅, 梅是随日本遣唐使一起来到日本的外来植物。 奈良时代的贵族们追随中国文化,向往梅花和唐诗, 因此咏梅成风。

而到了10世纪的平安时代, 随着日本贵族文化的成熟, 樱花成了和歌中最常见的题材。 在

日本最古的敕撰和歌集 《古今和歌集》 中, 樱花题材的占到了第一位。 樱花地位日益上升渐渐代替了梅花, 也象征着日本本土文化的抬头。

从那时起, 樱花和日本人之间的独特感情被强化, 它进入文学、 艺术、 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起居中并影响诞生了独特的日本文化。 樱花早开早谢, 代表着王朝文化的华丽风格与佛教的无常观。 到了15世纪, 由一休禅师流传的名句:“花は桜木、 人は武士”— —看花要看樱花,做人要做武士的武士道精神又被赋予了樱花。

每逢春暖花开之时, 日本发行量数百万的各大新闻报刊都会在原本只刊载政治经济全球大事的重要版面添加一个 “花だより”  专栏 (花讯, 即传递樱花开放情况的通知), 电视台也必定会在时事新闻中播放各地最新的开花信息。 花开花落的信息能与国内外要闻相提并论, 想必在全世界也算是绝无仅有的国家了。

“花见”, 中文往往译作 “赏花”。 但日本的 “花见” 远远超出了中文 “赏花” 的字义。

关于 “花见” 的渊源在日本有两种说法, 一种是贵族阶级的花见, 另一种则是农民的花见。

8世纪初期宫廷贵族们的花见是沿袭了从中国传入的梅花宴。 据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