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残缺之美

残缺之美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4期 D2] 更新日期:2016-04-15 下一篇

很少能看到像羽生野亚的异形木托盘这样抓人眼球的手作。木质托盘一类的制品本身并不稀见,即使是纯手工制作也同样如此。在这浩如烟海的木制品中脱颖而出,羽生野亚靠的是直面残缺的艺术感悟力和创造力。

树瘿是树木因受到真菌或害虫的刺激,局部细胞增生而形成的瘤状物,换句话说就是树木的伤疤,在通常概念的木制品中,这种残缺被视为无用和需要去除的,但羽生野亚反其道行之,他设计和制作的异形木托盘是围绕着树瘿进行的。那些精心挑选出来的纹理细腻雅致的樱花木,以树瘿为核心,经过手工反复打磨掉木刺后,涂上一层清漆,托盘便呈现出残缺的美感和岩石一样的厚重质感,并且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世界上不存在完全相同的两个树瘿。这种独一性是其他绝大部分制成品所不具备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托盘表面那层薄薄的漆会慢慢缺损、褪去,羽生野亚主张顺其自然,在他的眼里,时间留下的痕迹和树瘿一样独具美感,赋予器物别样的魅力。

羽生野亚对树瘿有独特的喜好,奇形怪状的树瘿在羽生野亚看来有着惊人而独特的美。每次采购木料,他都会特意淘些回去。这也是他一贯的创作手法,即一切从材料出发。传统木工通常从设计图纸出发,讲究最大化地利用木材。羽生野亚却是先看着手里的材料,再去考虑做什么。

换言之,他的作品无关技艺,而关乎艺术表达。羽生野亚曾这样解释他的创作初衷:“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就对物品周围存在的气氛之类的东西非常执着。我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大约是在看到李朝文物的时候。那种气氛在闪光灯下是看不出来的。这个说法可能有些老土,作品的气息,或者说流露出的气氛,要经过 10 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沉淀。比起视觉,触觉实际上更加接近于我要表达的感觉。而实际上将这种感觉制作出来,是需要技法的。如何将自己内心朦胧的气氛和感觉化为实物,是艺术家们的诉求。”

羽生野亚同样也很擅长极简的设计,他另一个系列的托盘凭借利落的线条与简单的块面来呈现纯粹的几何美感。而他的大件家具时常使用山毛榉与铁器的组合,山毛榉木粗犷的纹路、优秀的硬度与略显纤弱的铁艺形成鲜明的对照,形态极简却又不失装饰性。

这种偏重艺术表达的手法使得羽生野亚的作品几乎无法接受定制,他的作品都以个展形式发布,不从属于某个制造商或销售产业链。而他自始至终也从未尝试迎合大众口味和时代发展。这也是他当初放弃工业设计师职业的最根本原因。羽生野亚出生在设计师家庭,幼时父亲精心搜罗的物品,特别是日本传统的红色木胎漆碗是羽生野亚最初的艺术感动。他后来进入多摩美术大学研习立体设计,毕业两年后不惜放弃稳定的职业,前往木曾町自学木作,随后创建独立的工坊。回忆自己的职业选择时,羽生野亚说:“工业设计师需要根据用户和市场,做出便于流通、能够流行的设计。我觉得那并不适合我。到头来,我设计的东西,单纯的是自己作为消费者时所想要的东西。”

这位居住在日本茨城县的手作大师,尽管多次夺得日本手作大奖,但 20 余年来一直保持着特立独行的作风,不纠结历史,不束缚于产地,不属于哪个流派,也没有传承,他单纯只是代表他自己。目前,他的木作品,正在北京草场地“茶家十职”展出。中国的木作爱好者,可以亲身体验到他的作品的独特魅力。 (撰文—陈位昊 编辑—刘天韵 图片提供—羽生野亚)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