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踩在西伯利亚的冰面上

踩在西伯利亚的冰面上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4期 D24] 更新日期:2016-04-15 下一篇

抵达,西伯利亚

向冬季西伯利亚迈出的第一步,是十分需要勇气的。为此,我们这些来自江南的客人,提早两个月就开始准备:翻出家中最厚的衣裤,研究户外极寒装备,甚至打开冰箱冷冻柜的门试图体会那份寒冷。然而,当我拖着塞满衣服的大箱子,怀着敬畏,推开伊尔库茨克机场沉重的大门,迎向零下 20 多摄氏度的世界时,却意外坠入一个童话世界:金色的阳光刺眼,天空则极为纯净,细腻轻盈的雪粉在冰凉清新的空气中漫天飞扬,天地间就像被谁狠狠撒了几把金粉、银粉,到处闪着光。BlingBling 的雪粉背后,便是那一排排五颜六色、头顶厚厚“奶油”的俄式木屋。

冷?也许吧。

大街上,穿着肥大滑雪裤羽绒服的,铁定是外国游客。俄罗斯姑娘小伙们,衣着可以和上海南京西路的白领比美,紧身牛仔裤包裹的腿细长而笔挺,让人嫉妒,厚外套下仅有一件毛衣甚至吊带衫!——这儿只要有门,屋内就热回夏天,温差三五十摄氏度,冰火两重天。而几乎所有的俄罗斯大妈,都穿长过膝盖的裘皮大衣,戴着小说里的那种帽子,华贵且肥大。

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西伯利亚,在我心中遥远得等同于世界的尽头。 “再不听话,送你去西伯利亚修铁路!”一度被父母拿来威胁小孩。作为历朝历代囚徒流放之所,西伯利亚这个原意为“宁静土地”的广袤地带,仿佛随时酝酿着一场场大逃亡,神秘而孤独。

其实西伯利亚很近,其东境首府伊尔库茨克市就在中国的正北方,隔着一个蒙古,距北京3小时的航程。

冬季的西伯利亚,有着一年之中最特别的景致。俄罗斯的白雪世界,在这里凝练成一湖的冰,层叠交错,透着幽蓝的光。这铺天盖地的冰,就在贝加尔湖。

出了机场,我们驾驶着从战斗民族那儿租来的车,一路飞驰向利斯特维扬卡小镇。四驱车碾过雪地,奔向更远的森林。

伊尔库茨克是距离贝加尔湖最近的城市,利斯特维扬卡则是湖边小镇,人口仅约 2000。中国人的春节期间,贝加尔湖早已结起厚冰,唯一从它体内流淌出的安加拉河,则还在缓缓流动。

只有在利斯特维扬卡,才能看到这条结冰与不结冰的分界线。宽阔的湖面一半水纹轻晃,一半积雪颇厚,不时有车从结冰的一侧开过,而太阳隔空冷冷照着,安静、辽远,构成一幅奇特的画面。这幅画面,几千年前古希腊女诗人萨福就曾描述:

“在落日时分,蔷薇指的月亮

压倒了所有星辰,照耀盐海,也照耀花深似海的平原”

心怀寂寥,我们在夜晚徘徊于紧临湖边的高尔基大道,最终在一家杂货店兼小餐馆里解决了2016 年的年夜饭。俄式小笼包、烤 omul 鱼、胡乱点的面包、各种啤酒,我们举杯,向隔着一个冬天的家乡致敬,然后被同在杂货店吃夜宵的当地人一把抓过。几个俄罗斯大妈大叔兴奋地叫着笑着,鼻子通红,却语言不通。没关系,笑一笑拍张照,这个夜晚如此热闹。

流连在,贝加尔湖

经历了一次乌龙码头事件后,我们终于找对路,驶上了贝加尔湖的冰面。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