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艺托邦,艺乡人

艺托邦,艺乡人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4期 D30] 更新日期:2016-04-15 下一篇

美丽新家园:北栅丝厂的涅

将古老小城镇和文化艺术结合在一起,乌镇不是第一名。如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历史悠久,在中国也先有李亚鹏在云南束河古镇搞出来的 COART 艺术现场。但乌镇却以持续开拓显示出自己的文化野心和决心。在本地人昵称为老大的陈向宏带领下,乌镇修建大剧院,改造西栅剧场,木心美术馆开馆。现在,空置多年的北栅丝厂又变身为现代艺术展厅,作为 2016 年当代艺术展的主展场。这一切,让按十字形的水系划分为四个区域的乌镇,和江南那些面貌大同小异的水乡不一样了。

北栅丝厂始建于 1970 年。在乌镇人的回忆中,“童年时代的乌镇丝厂是这个老镇上最大的国有企业,我们街上长得俊俏的姐姐哥哥都在这个厂子上班。”哥哥姐姐每天都会端着脸盆、身上飘着皂香从厂里走出来,只有过年时,小孩子才会有机会在工厂澡堂里泡澡。那时候他们的梦想不过是长大后进入丝厂,成为一个可以天天洗澡的人。

随着社会变革,丝厂荒废。今年 3 月,改造后的它以全新面貌接纳了来自全球艺术家的作品。对艺术家们来说,在改造厂房举办艺术展并不是一件新鲜事,但对废弃多年的丝厂而言,至少它保住了那些老虎翻窗、剪刀撑、人字形房梁、球面圆屋顶。

去丝厂工地巡查时,曾有街坊老人问陈向宏:“你不拆了做房地产吗?搞艺术展能赚钱吗?”这也是很多人的疑问,回答它还为时尚早。他在展览的前言中写道:“我不敢肯定对北栅丝厂,对乌镇而言,这是不是一次涅槃,但这是我们的乌托邦,我们的异托邦。”

艺术家到荣誉居民:信任与停驻

这次展览 15 个国家和地区、 40 组艺术家的作品中,有12 位艺术家根据展览主题、经过对乌镇的考察,创作了“限量版”作品。颇为华丽的参展艺术家阵容里,因大黄鸭而备受民众瞩目的弗洛伦泰因 · 霍夫曼和策展人一起参加了开幕发布会。策展人冯博一反复通过主持人向霍夫曼询问,是否对这次作品《浮鱼》的呈现感到满意——那是一条用浮板做成的粉色大鱼,在水乡环境中很是耀眼。事后冯博一私下说道:“霍夫曼‘老奸巨猾’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没有焦虑,我想听听他的夸赞……因为之前与他隔空对话,他总有一丝不信任和挑剔。”

包括霍夫曼在内,有 8 位海外艺术家采取了委托就地创作、就地展示的方式。比如创作《浮鱼》时,霍夫曼将设计手稿邮件给策展团队,团队负责在乌镇实施。制作工期的 28 天内,霍夫曼一共写了上千封沟通邮件,并要求策展团队每一天都把制作进程告诉他,不时远程调整鱼鳞的方向,最终才来到西栅水剧场内完工的《浮鱼》面前。

以装置作品《塔寺》参展的比利时尤布工作室也曾担心过中国在地团队的完成能力。他们还放话,要是对最后的成品不满意,就立马退出展览。尤布工作室在 3月 27 日第一次看见作品时说:“难以置信,我们的作品方案被制作得这么棒,中国人太疯狂了,太擅长复制粘贴了。”

而参与这两件大型装置制作的乌镇本地人,之前没有接触过艺术作品,“他们都觉得很新奇,特别有意思,与他们之前的制作完全不同。但是面对这些作品时,他们也并不迷茫,只是很奇怪艺术家都是吃饱了撑的,奇思妙想。”但保证质量的工艺和认真劲头还是赢得了这些异乡怪咖的信任。

在款待艺术家和来宾的乌镇地方特色长街宴上,艺术家理查德 · 迪肯开心地向我们展示他的乌镇永久居民证——这也是乌镇赠送给每个参展艺术家的礼物,意在吸引艺术家们更多次地抵达乌镇——之前,他们也给戏剧工作者们赠送了乌镇社区荣誉居民证。这一招相当讨人喜欢,也更贴心地将这些来自异乡的艺术家,和乌镇关联在了一起。

乌镇人:阿姨也是艺术家

美国艺术家汉密尔顿 1 月就来到乌镇,受到了热烈欢迎。汉密尔顿一直对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