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HANS J. WEGNER“椅子之王”瓦格纳的见地

HANS J. WEGNER“椅子之王”瓦格纳的见地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3期 D12] 更新日期:2016-04-15 下一篇

近日美国大选的走向让无数人挂心,各大候选人的电视辩论也堪称满嘴跑火车的战场。这种电视辩论的现场,也有不少有趣的视角,比如总统竞选的电视辩论首次进入公众视野,是在19609月发生在彼时还是副总统的尼克松及尚是无名参议员的肯尼迪之间的辩论。二人所坐的椅子,出自丹麦设计大师汉斯·瓦格纳(Hans J. Wegner)之手,在整场辩论中除了异常冷静字字珠玑的肯尼迪,这把座椅也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从此也有了一个名字“The Chair”。“The Chair”诞生时名为“The Round Chair” 圈椅),椅子和扶手婉转相连成一个流畅而又柔和的半圆形,-1950Interiors》杂志介绍时,被赋予“世界上最漂亮的椅子”的称赞,迅速成为丹麦现代设计打响世界的一大符号。

相较其他同时代北欧设计师,瓦格纳在中国的知名度也较高,有一个特别的原因,因为他曾以明代座椅为灵感,创作了一系列经典的椅子。但是与其说明椅是一种形式的参考,对于瓦格纳来说,这些椅子的外在风格只是表面,而是更纯粹的结构本身吸引他。像是榫卯这一结构的应用,或是对传统明代座椅形式的沿袭和转变,可以说瓦格纳提炼的是这些座椅本身的精髓,从“圈椅”到后续的“叉骨椅”(The Wishbone Chair,也称Y Chair),“叉骨椅”的椅背类似于明椅中“联帮棍”的作用,支撑着人体的倚靠,对于瓦格纳来说,或许并非是对某种传统座椅的特殊迷恋,他所在意的是任何一把座椅当中的合理性和经验,并将这种合理的经验在新的社会环境中重新运用。

木匠的本事

在设计师身份之前,瓦格纳首先是位技艺精湛的木匠。瓦格纳于20世纪初出生在丹麦南部一个小镇,是个鞋匠的儿子。少年时代对于木雕着迷,-15制作出了自己的第一把椅子。就像他的父亲一样,少年时代的瓦格纳在家乡深厚的手工艺环境中耳濡目染。-1936年瓦格纳离家前往丹麦的技术学院深造,随后进入哥本哈根工艺美术学院,在这里他所习得的还有包括素描、绘画、雕塑和艺术史等更广泛领域的训练。

当德国军队在1940年入侵丹麦并开始了长达年的占领,丹麦国内设计因原材料短缺,不稳定的经济条件而呈现弱势。瓦格纳当时正结束了丹麦奥胡斯市新的市政厅项目,这一项目是由另一位丹麦设计大师Arne Jacobson Erik Møller 所创立的绘图工作室所负责,而当时瓦格纳被吸纳成为其中一员。瓦格纳在奥胡斯市待了一年,潜心在图书馆等处研究早期的设计及不同的设计运动。瓦格纳从工艺的技术上高人一等,同时又是擅长思考设计本身的设计师,将一件产品与人的关系深入思考。可以说他身上所反映的是一种经典当代丹麦设计的集大成:一面尊重和坚守着传统工艺,并将一种地域式对自然材料的尊重完美融入设计中。

他可以亲手制作一件自己构想的家具,并达到高超的工艺标准。对于瓦格纳来说,家具设计是创造力游戏的一种形式,“我们要玩(这种创造力的游戏),但是是非常严肃认真地玩”,瓦格纳的这个理念不仅体现在草图上,还有在制作过程中,他从少年时代开始的技艺训练令他具备精湛的手艺,他每件设计的雏形都是自己制作,展现了一种以“双手”亲自通过物理材料实现设计的特质—— 也是因此瓦格纳所设计的家具总是有持久的生命力。在正式投入生产之前,瓦格纳会先将自己的椅子雏形用上一段时间,反复寻找缺陷,并寻获方法改进它的设计和功能,在充分完善之后再正式开始制造。

完美的椅子是否存在?

瓦格纳从未失去过他好奇的天性以及对实验的热衷。这也是为何他的有机现代主义从来不是教条的,这与他那些包括Kaare KlintFinn Juhl 等同行们有所区分。这很简单:瓦格纳的设计是几何的、结构性的、有机的。然而,这同样又是反教条主义的特点,对瓦格纳来说,他更倾向把椅子看作独立的物体,是适合大众的,是功能、形式、经历、装饰都融入其中的产物。尤其在今天,将瓦格纳的设计与那些金属钢管座椅放在一起,即能感受到他作品中别有的愉悦。比如“孔雀椅”(Peacock Chair)可以说是瓦格纳作品中以“动物”作为主题的代表,这把椅子其实从传统的温莎椅中提炼灵感,不同的是,垂直排列的椅背线条上有近似椭圆形的扩展,就像孔雀的羽毛一样,这不仅是外观所向,也是符合人体工学美学的一个壮举,这一设计正对人的肩胛骨位置以满足舒适。此外还有1960年设计的“牛角椅”(Ox Chair),宛若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