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流动的巴黎症候群

流动的巴黎症候群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5期 D28] 更新日期:2016-04-21 下一篇

当我们谈论巴黎的时候,都在谈论些什么呢?

西班牙小说家卡洛斯 · 鲁依斯 · 萨丰曾经说过一句话:“巴黎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连饿死都仍然被视为艺术的城市。”现在想来也颇值得玩味,特别是当“巴黎斯坦”已经成为这座城市的标签后,居高不下的游客数量和城市犯罪率的攀升,委实让世人不敢再惦念这席“流动的盛宴”,这其中,则以日本游客的反应最为激烈,早在 1984 年,一位旅居巴黎的精神病专家太田博昭( Hiroaki Ota )就发现一件颇为奇怪的事情,不少日本人来到巴黎生活和工作后,或对周遭环境极其不适应,或难以理解巴黎人的生活习惯,一言以蔽之,即现实的巴黎与想象中的巴黎,根本就是两座城市!这样的落差感不仅仅反映在日本人的心理状况上,身体同样会出现胸闷气短、失眠、精神紧张、焦躁、被害妄想症等一系列的不良反应,太田博昭经过几年的观察, 1991 年首次在自己的书中使用了巴黎症候群( Paris Syndrome )这个词语,它被认为是一种确切存在的精神疾病。

文化落差带来的适应性障碍在旅行中并不少见,即使伴随城市日益的趋同化这种落差在年轻人身上不太出现,东西方传统文化的冲突却时刻在细节处提醒着旅行者,所到之处并非如电视和广告宣传上那般美妙,巴黎作为首当其冲的时尚和艺术之都,泡沫般的形象无需赘言,然而现实的情景与日本人对巴黎的既有印象却有着天壤之别,更为夸张的是,据称 2011 年就有 6 名巴黎症候群的患者因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得不飞回日本接受治疗,费岱里克·达尔说过什么来着?“巴黎将永远是巴黎,你又能让它变成什么呢?”很难想象这句话对巴黎症候群的患者来说,会是怎样的一种重创。

当然,造成这样让人尴尬的局面多半是因为媒体过度美化包装的城市形象,每年驻巴黎的日本大使馆都会接到本国国民的咨询电话,希望在坐上飞机之前再确认一遍,这个城市是否真的像“巴黎症候群”患者们所说的那么糟糕?实际上,文化冲击和语言障碍无论怎样回避,在旅行的过程中都会对我们的身心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是在常人的眼中这应当是可控的心理波动,绝非Philippe Adam 在小说中描述的那般:“这些女孩年纪在 20 到 25 岁之间,在巴黎的高校学习艺术史,而不是理工科,所以幻想巴黎满街的唯美主义诗人、艺术家和浪漫优雅的帅哥……”再或者像 Woody Allen 在《午夜巴黎》中营造的文艺腔调,虽然无法否认巴黎也许有着全球最令人神往的艺术氛围,但看起来“脏乱差”的城市环境同样也是现实中难以忽视的弊端之一,对于习惯了整洁干净的日本人来说,这点几乎不能容忍,不少在巴黎生活的日本人便自愿组织了一家环保机构的巴黎分部(NPO “green bird”),他们的总部位于东京,从 2003 年开始便自发地进行街道的清扫,为什么? NPO “ greenbird ”的核心理念是:“整洁的街道能令心灵都干净起来。”听起来就很日式,这似乎很好地解释了巴黎症候群的患者为什么一刻不停地诟病巴黎的街区,多数法国人会对这样的志愿行为无感,但也有极少数的当地人参与其中,日本人高度自觉的环保意识在全球都算数一数二,患上巴黎症候群实属情理之中,但不知他们是否也和雨果一样,能够感受到巴黎另一面的好,比如:“在巴黎,一句俏皮话总是会立即得到理解。”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