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布鲁日:误入桃花源

布鲁日:误入桃花源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6期 D20] 更新日期:2016-05-10 下一篇

“二十四桥明月夜”
抵达布鲁日时,是一个明媚的周日。这里纵横交错的羊肠小径和运河接连着尖顶的旧式庄园宅第,追随轻快的马蹄声望去,黑色马车迎面走来,在街角咖啡馆门口的四重奏乐队前稍一驻足,车上的妇人轻轻在他们的琴盒里放下几枚银币…… 是的,来到这座定格在中世纪的古城犹如被重复又重复的描述一般—— 好像走进了童话世界。

然而童话的幻影下一秒就被石桥上拥挤的人群和挥舞的自拍杆打破, 怪只怪这座城市太过出名,总有源源不断的游客蜂拥而至,城中心狭窄的街道和运河旁,常常每走两步都要侧身轻吼: “Excuse me !”运河上来来往往的游船坐满观光客,船边每有天鹅经过,一定会配合发出热情的欢呼—— 中午实在不是布鲁日的好时光,反正留有充足时间,不如拱手相让给当日游客。

“铛铛铛”,古钟敲响下,布鲁日的热闹偃旗息鼓。由于大多数来布鲁日的游客都是当天往返,巴黎和布鲁塞尔为此提供了若干相应的班车和当日旅行团。到了夜晚,游客散去,整座城市沉静下来。店铺早早关了门,只有酒吧和餐馆闪着温暖的黄光。重新从旅店钻出来,走街串巷四处闲逛。

世上的美景大约都是相通的,距离游人嘈杂不过几个小时,月夜下的布鲁日就呈现出了杜牧描绘的景致。杨柳拂岸,搭通两岸的桥上退去人群,本让人觉得不堪重负的拱形也变得优雅起来,零星几只天鹅在桥下喝水。布鲁日当然不止二十四桥,大小各异共有多座—— 这座城市在弗兰德语中便是“桥”的意思。

“超越信仰的地方”
走进市政广场,石山般的哥特式市政厅外立面上站立着数不清的肖像浮雕,像是经历多年的风霜永不言败的战士。一位年青人坐在雕像脚下,闭上眼拉起了巴赫G弦上的咏叹调,不完美,可悠扬的大提琴让人想起下午在僻静花园中看到的一对胖嘟嘟的小天使,轻轻托起浮雕勇士们孤独的灵魂。

市政广场对面有一处绿地,入夜,绿地中央竖起的灯板上闪着三行英文字:“一个超越信仰的地方”。仔细想了想,嗯,我的信仰还在,只是,不知是否因为几瓶布鲁日纯酿下肚,恍惚之间好像穿越到了过去。在布鲁日,从街头卖艺人到地上的一块鹅卵石,都简简单单让人迷失在过去里,因为过去从未在此迷失过。

在1896年的时候,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曾经试图让这座城市随历史潮流前行,他在弗兰德平原的郊外开凿运河,覆盖16公里从布鲁日通海的水路。11年后,运河的建成给弗兰德西部带来新的繁荣气象。然而,这一切对于布鲁日这座弗兰德平原上的传奇之城却迟了400年。

中世纪时期,布鲁日曾是整个欧洲的艺术和商贸中心。这座城市四通八达的水道通过茨潍河与北海相连,从而吸引了各地船只竞相前来进行贸易。这里商业发达,各类商家都在此开设了商业协会,工匠们和各行贸易交流聚集于此扩展业务。当时的布鲁日有万居住人口,是同时期伦敦的倍。不仅如此,这座城市决定着欧洲乃至全球财富的起落:布鲁日交易所掌控着整个欧洲的货币汇率,最早的股票交易传说也发迹于此。

百年辉煌在1490年走向衰亡,茨潍河泥沙淤积,船运终止。也正因为被泥沙围城了孤岛,贸易不畅,这里躲过了一系列的战争和侵袭,整座城市被完好保留下来。

之后,除了连续不断来自法国、西班牙和二次世界大战德国的占领,这座城市几乎没有值得一提的事情。直到今天,它再次名声鹊起—— 这一次,是作为比利时旅游业的瑰宝。“我们习惯了这里的访客。”当地的船长在游船上打趣道。

这是一座很小的城市,过着风平浪静的日子,来来去去那几处景点名胜。几乎每个酒店都配有免费观光地图,也实在没必要时刻拿在手上按图索骥。盲目闲逛,没多久就能撞进地图中标注的亮点。晨起和日落都是最适合在市中心游玩的时段,从Dijver 运河开始四通八达地穿向市场广场、塔楼、圣母大教堂等标志性建筑。

相比地图上重点标注的景点,最讨喜的反倒是市中心一个名为Hof Arents 的鲜有人问津的小公园。因为藏在河岸一旁,即便在旅游人潮高峰期,从白色的
墙门穿进园子,瞬时就安静下来。金黄的欧洲白蜡树下,三三两两的行人在这散步,情人们安静地在树下读书,广场中央是《启示录》中四骑士的青铜雕像。在《圣经·旧约》中分别象征战争、饥荒、征服和死亡。深秋之时树叶落尽,这四座雕像就好似被笼罩在树枝结成的网中。而与这肃穆的景象相对的是一对嬉戏的小天使,有一只抬起肉肉的腿,非常可爱。一个小小的园子,在这样鲜明的冲突下,走着、坐着、发发呆,都自有一番趣味。

穿出园子的小路,没走多久就来到一处幽静的小拱桥,绿荫下,周围都是古朴矮小的石头房子,一派田园风光景致。这座桥被当地人戏称为“情人桥”,
在美丽的月光下,不少布鲁日人在这里被偷走了第一个吻。

在2008年Colin Farrell主演的电影《杀手没有假期》中,布鲁日作为主要取景地被拍成一幅中世纪的画卷,只是这个城市那么美,却把戏中Farrell
的角色无聊到快被逼疯了。“或许这就是地狱的样子:世上所剩下的全部永恒都被用在了布鲁日(the entire rest of eternity spent in Bruges)。”他在片尾说道。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每次去巴黎在罗浮宫看到蒙娜丽莎一样,被时间锁住的美好,稍一细想,多少让人有些心寒。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