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和解的力量 THE LAST TREK, A NEW BEGINNING

和解的力量 THE LAST TREK, A NEW BEGINNING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8期 A24] 更新日期:2016-05-18 下一篇

1993年10月,一位黑人与一位白人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台上双双获奖,以奖励其“为消除南非种族歧视做出的贡献,他们的努力为在南非建立民主政权奠定了基础”。这两个跨越肤色、原本分属两个敌对阵营的人,现在却共同迎接着世界的目光。那位黑人老头,就是传奇一般的南非国父纳尔逊·曼德拉。在黑人夺目光芒的背后,是和解进程中不可或缺的另一位关键性人物,种族隔离政策结束前最后一任南非总统,也是南非国民党年来第一位自动卸任的领袖—F.W.德克勒克。

年代初,南非迫于国际压力举行全面普选,废止种族隔离政策,可以说是世界第三次民主浪潮中极为重要的一环。从中国台湾到波兰,从匈牙利到韩国,从捷克斯洛伐克到南非,旧制度的退场和新制度的来临,除了民间抗争之外,旧体制中关键人物的主动妥协与退让,使得大部分转轨过程以和平方式完成。
作为南非种族隔离政策下旧制度的最后一任国家元首,德克勒克亲自撰写的《德克勒克回忆录》,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记录下了历史最关键的篇章,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述说了历史转轨步伐中的种种细节。在其他同时期发生转轨的国家,如波兰或者捷克斯洛伐克,像雅鲁泽尔斯基这些旧制度的头面人物,很少有撰写自传的,因此《德克勒克回忆录》可以说是提供一个解读第三次民主浪潮的独特视角。

年月日,岁的政治犯、黑人权益活动家曼德拉结束年的牢狱生涯。在全世界的聚焦下,头发花白的曼德拉高举自己的拳头,留下了名留青史的瞬间定格。而下达释放命令的,正是时任南非总统的德克勒克。

但曼德拉的释放并不意味着完全和解,在历史转变前夜,南非正面临最危险的时刻。民间种族冲突不断升温,而曼德拉的释放,更是给双方一些激进武装人士传递了一些错误的信号,导致白人和黑人,以及黑人不同部落之间的流血冲突骤然加剧。曼德拉年轻时的武装革命言论,让南非白人在得知其释放后非常担心是否面临秋后算账等问题,而黑人之间也发生着触目惊心的仇杀。

释放曼德拉之后,德克勒克与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简称非国大)之间进行的是漫长而又痛苦的谈判,就军队、财政、医疗、文化教育和媒体广播等议题进行了拉锯战似的争议。双方从相互猜疑到信任,经历了不少波折。德克勒克宣布解禁一系列被认定为具有暴力倾向的抵抗组织,让许多白人势力对其感到沮丧,而曼德拉的和谈姿态,也被其他黑人组织认为是与当局达成了某种
秘密协议。类似的阴谋论,同样可以在其他第三次民主浪潮国家中看到,譬如现在的波兰。但正是双方之间的不断努力,才使得南非从种族主义制度向新社会艰难迈进中,基本实现和平过渡。
德克勒克始终认为,南非能达到今时今日的政治体制,是一种不断自我完善的过程。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白人政治家,德克勒克并不否认旧制度的建设成就,甚至到今天依然认为当年的种族隔离政策是出于良好意愿,是一个失败了的社会实验。诚然,德克勒克主导的和平谈判最终以社会制度更替为结局,在历史上留下佳话,然而他最大的出发点依然是务实主义:终结南非被国际社会孤立的状况。一些白人依然抱怨他拱手把国家大权交给他人,然而德克勒克却认为,如果不废除种族隔离政策的话,也许南非的经济早已被国际制裁压垮。
在其自传中,德克勒克展望南非发展的未来,主张将其建设成为一个自由、民主,并且跨越种族的新国度。不得不承认,同时期远在欧洲的南斯拉夫在处理种族问题上远不及南非成功。
用这段德克勒克回忆录中的原话来概括其种族理念再好不过了:“我并不是一个即将让位,然后在日落下扬帆远去的殖民总督,我是一个非洲人,我的祖先曾在非洲打响世纪第一场反抗殖民主义的自由战争。我并不仅仅代表白人,我还期待着一个时代,在这个时代里决定政治立场的主要因素不再是种族,而是政治信念和价值观。”
今时今日,垂垂老矣的德克勒克依然居住在开普敦的一所海滨别墅,在那里可以眺望到一所监狱,那里正是关押了曼德拉多年的地方。每天日落时分,德克勒克都会对着这所监狱沉思,也许正在思索着他所期待的那个时代到底何时才会真正来临?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