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当马良成为马良

当马良成为马良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9期 D2] 更新日期:2016-05-23 下一篇

这一周,马良创作的舞台剧《爸爸的时光机》在上海进行了第一轮小范围的公演,早在开票的第一周,所有演出票已经售空了,大部分人还都没有机会在这一轮演出中看到舞台上的木偶们的表演,但是不要紧,在今年秋天,《爸爸的时光机》将有更大范围的演出。今天,先来讲一下也许你不知道的,幕后的故事马良的父亲马科先生是一位戏曲导演,他一直以来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子承父业,进行舞台演出的工作,而并不是像现在这样,以一位艺术家的身份“混”。“混”这个说法来自马良对父亲评价自己的转述,当然我们知道他没有在混,倒不如说是贪玩。从最初的摄影师马良,到后来的艺术家马良,这个对视觉创作、风格造景有着异于常人热情的家伙,从差不多年以前开始销声匿迹了。在因《爸爸的时光机》项目而碰面之前,上一次见到马良是在年于北京星空间的某次展览上,他还像之前那样,魁梧地出现,悄悄地离开,身上充满了金属和皮质的装饰物— 这是属于成年男人的玩具。而直到今年再次看到他,是在上海郊区的一个新的工作室。在这里,马良没有暗房和制作相片装置的桌台,而是一个偌大的空间的舞台,和那些你基本上无法形容的被重组、拼贴和捏挤在一起的奇怪物件。这就是马良这年来唯一在做的事情— 舞台剧《爸爸的时光机》。
一台由演员操控木偶进行演出的舞台剧,这个故事不仅仅是小朋友看的,也是给那些与马良同龄的你我而准备的。对于创作者而言,马良通过这个故事讲述了自己和父亲的关系,其实是将一个属于个
人的情感经历,转换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的缺失。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男人太难、或是太不擅长表达自己对父亲的爱。另一位艺术家宋冬通过投影机把自己的手投射在父亲身上表达对父亲的爱,而今天马良则用木质人偶代替自己,来拥护记忆深处那个无法直接投入怀中的父亲。这样的感动,是每一位看过戏的人久久思考,且无法走出的情感之舟。
在马良的排练工作室中,我看到了一位手工爱好者的疯狂与热爱,他自己创造了一套属于这部戏的人偶操作方式,从木偶的身体控制到木偶手指到抓取动作,大到舞台机械,小至灵巧机关,看到演员
表演这些金属和木头的混合物,我眼前正在讲述这一切的马良似乎变成了一个少年,他在摆弄着属于自己的玩具。如果人们一定要说,孤独才能令艺术家创造,而我相信今天,当马良成为最初的马良,我们才有幸看到了《爸爸的时光机》如何令人感动的表演。 撰文:健崔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