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如果指甲油可以吃

如果指甲油可以吃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10期 A30] 更新日期:2016-05-31 下一篇

如果指甲油可以吃,世界可能会变得完全不一样。最起码,习惯咬指甲的人更容易得到安抚,这种行为在医学上被称为“咬甲癖”,是最常见的紧张性习惯。根据美国“网络医生”网站的统计,到岁的孩子中,约有一半会咬指甲,但大部分人会在岁前停止。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是一个著名的咬指甲的人。假如在他下决心去弄死萨达姆的瞬间,那个紧张时刻,他下意识地将拇指或者食指放在嘴里,田纳西蜂蜜口味的指甲油碰到舌尖,甜味刺激大脑多巴胺分泌,满足感油然而生,也许历史会因此改写。没有伊拉克战争的话,现在会有IS 这个恐怖组织吗?没有IS 各种骇人听闻的暴行的话,现在会有那么多西方民众害怕穆斯林吗?没有那些选民支持的话,现在会是希拉里和川普竞选美国总统吗?
如果指甲油可以吃,以前医生们想过这问题,不过他们纯粹是从治疗角度,思路不开,天地不广。对“咬甲癖”患者的治疗方法之一,就是涂抹一种透明指甲油,咬到嘴里会产生一种令人作呕的味道。既然现在不再将此种习惯视为一种恶趣味,而只是一种心理依赖,那么可以吃的指甲油,无疑能够对灵长类动物— 指甲是灵长类动物特有身体组织— 性格塑造和历史演进发挥正向作用。食物能够影响情绪早就不是新鲜话题,但以前必须用手将食物放到嘴里,而可食用指甲油显然能够直接占据舌尖前的入口。更何况,人有十个手指,那就意味着多达十种的口味可以选择。
所以,一旦指甲油可以吃,这是一个有资格赢得诺贝尔奖的发明,上述社会效益不算,站在纯科学角度,那意味着人类化学水平的巨大进步。美甲的程序和原理从本质上跟给汽车作美容是一样的,重要的是保护底色不受到伤害且外层光亮,因此必须大量使用化学品,诸如甲苯、甲醛、酞酸二丁酯,斯坦福大学学者去年在学术新闻网站“谈话”撰文,指出这是美甲致病的三大物质,如果指甲油可以吃,那么显然,科学家或者已找到更健康的东西来代替它们,或者已找到抑制其毒性的办法,甚至以毒攻毒。
这种科技创新,优点是将在供给侧给经济增长注入能量,缺点是可能不像印刷万亿钞票多难兴邦。当然,如果指甲油可以吃,世界各国选择的主流发展道路肯定也不一样。在美国,这玩意儿肯定是大型跨国公司鼓捣出来的,与编辑互联网代码不一样,食品和医药行业创新没中小企业什么事,然后这些大公司会迅速注册无数专利,一边雇用律师坐飞机去打官司,一边和好莱坞制片人商量,《蝙蝠侠》或者《超人》这类大片,某个续集可以在剧情上设计舔指甲油拯救世界的桥段。
在英国和法国,著名奢侈品品牌和米其林三星餐厅大厨会推出限量版或者联名版指甲油;在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漫长的冬季里,人们开始将指甲油涂到身体其他部位;在西班牙或者意大利,记者会发现一个偏僻的榨制橄榄油的村庄,那里人们长寿的秘诀就是舔手指;在德语区,一些普罗大众并不太听说过的公司开始不断优化可食用指甲油生产流程工艺,制造出更加耐嘬的新产品和加工设备;在日本,针对亚洲女性皮肤特点的新型指甲油被研发出来,Hello Kitty 粉,且价格愈发亲民;在叙利亚,涂着最新科技成果的库尔德女兵,一边作战,一边吸吮着大拇指,她们的手登上《时代》封面,成为科学对抗野蛮的时代表征。
这些女兵的指甲油以上来源于义乌。在中国,有人从一年一度的东京美甲博览会上见到这东西,迅速仿制,价格随着从北上广深到四线城市的流行而逐步下降,是不是能够食用也变得越来越可疑;传统食品厂商会晚于化妆品业介入这一市场,产品开发愈发五花八门,推出诸如臭豆腐原味或者酸汤鱼风味;相关上市公司得到新一轮炒作机会,可食用指甲油成为如今无人机一样的“概念”,迅速成为风投和各地创新产业园的新宠;终于,某一年· 晚会,可食用指甲油的卫生和健康问题被曝光,食药监总局派出工作组;终于,美食版编辑有了和汽车、财经同行一样的,收取车马费的机会;最后,有人死于吃指甲油,媒体对着尸体举起相机然后拷问:到底什么是饿?不难想象,到那时可食用指甲油不再是创新的代名词,“吮指”也将变成一种令人鄙夷的行为。
如果指甲油可以吃,一切都会不一样,一切还是一样,不信的话马上下注打赌。月初,肯德基号称已经研发了炸鸡味的可食用指甲油,两种选择,都是橙色,一种亮丽,一种沉稳,据说正在我国香港时尚达人和媒体圈子里试用。说实话,这和那座城市及其知识分子的气质很搭。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