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天堂与地狱之间

天堂与地狱之间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10期 D18] 更新日期:2016-05-31 下一篇

须臾纳永恒
从成都搭乘大巴,历经整整个小时,终于在次日下午点前到达色达天葬台。天葬台海拔米,每天都会举行天葬仪式,去年月前对所有游人开放。后来由于有些游客将天葬仪式详细地记录在社交平台上,导致某些人对神圣的天葬仪式产生误解,目前只能远距离观看。天色阴沉,远处的群山回荡着低沉的呼吸声,积雪残留在黄褐色的山峦上,有些许凝重,又有一种置身事外的泰然。仰头望去,数百只秃鹫在低空滑翔,发出撕心的叫声,黑压压的一片,充满压抑感,感觉要被吞噬了。冷风吹过干燥的面颊,眼睛藏在太阳镜中,因为酸胀而泛着血丝,呼吸频率正常,没有明显的高原反应。一步一步走上台阶,趴着围栏看到米处圈出一个简陋的露天小屋。按当地习俗,人死后
需停尸数日,请喇嘛念经择日送葬。天葬师将死者衣服剥去,按一定程序肢解尸体,肉骨剥离。按骨、肉顺序分别喂食秃鹫。
突然之间,看见山腰上已经聚集了成群结队的秃鹫,众多黑褐色的庞大躯体朝着山脚下的小屋慢慢移动,与其说是一种直面的反胃,倒不如说被这种数量和集合速度震惊了,尚未反应过来。僧人开始用红色的布块驱赶那几只心急的秃鹫。赶着赶着,他也开始心不在焉,于是一只、两只、三只、四只,最后所有的秃鹫都挤进了那个仓促的小屋。场面有些失控,几分钟之后,它们就散了。于是我们这些站在远处、挤破头、踮着脚尖想看出点什么名堂来的人,也散了。有人说那些亲眼见识过天葬的人,人生信仰发生了重大改变。信仰是什么?是具化的宗教归属抑或抽象的偶像崇拜,还是裹带着主观色彩,对认定真理的一种执念。既然是执念,就是亘古不变。坚守一份不被他人认可的执念需要勇气,但更多的是一份对自己的底气和信心。人类对于生命的认知毕竟是渺小,每一次旅程,肤浅或者享乐,朝圣或者救赎,只有懦弱的人才对重拾的新信仰侃侃而谈,强大的人只会更加坚定自己的信仰,追求内心的宁静。
最顽强的修炼
色达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下辖的一个县,是甘孜州海拔最高、气候最寒冷、自然条件最差的以藏民族为主的民族聚居。在色达县城东南公里处,有个地方叫喇荣沟,年代,有个上师为了发扬藏佛学文化,在这个山沟里开办了学院,从一开始的余人发展到现在僧众数以万计。这就是日后的色达五明佛学院,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藏传佛学院之一。我们所称的色达就是以佛教学院为中心,向四周延伸的红色区域。搭车从山脚上山的途中就被那蔓延不断的红色所震撼,这不是简单的视觉奇迹,而是对于这些由僧尼亲手搭建的红色小棚屋能形成如此规模壮观的建筑群而由衷地佩服。
站在观景台上,金碧辉煌的佛学院赫然矗立在那里,与周边那些看似凌乱而自然生长的红色小屋和谐共存。开始想象当初僧尼们建造这些小屋时会是何等艰难。放眼四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没有看到成气候的树木和植被,他们是如何找到建筑材料,如何规划,如何修筑?虽然所有人都喜欢说这是信仰的力量,但是这更是人类适应环境的强大本能。

也许没有看见夕阳西下,如众星拱月般金红色的色达或者蔚蓝苍穹下云淡风轻的写意色达,也没有看到鹅毛大雪中顽强生存互相扶植的色达。在最寒冷的季节,历经各种考验后到达色达,仍然无法相信已经到达这里。无论她呈现何种调性、何种生态、何种组合色,她都是最真实的色达。这是一个你不想和太多人分享的地方,生怕太多世俗的到来会毁了她的清誉。穿梭在这些实则非常简陋的红色屋舍中,喘着粗气,机智地避开会袭击人的恶狗,不得不感叹在这里修行的喇嘛和觉姆(女性修行者)需要拥有何等毅力和自制力,舍弃城市的各种诱惑,适应自然的残酷,遵从自己内心的执念。喇嘛们面对手拿相机的游客还是有些腼腆,于是留在相片上的画面成了最为真挚和善良的记忆。
自由的灵魂
天葬仪式结束后直接驱车到达入住的喇荣宾馆,号称色达条件最好的宾馆,条件在城里人看来就是个招待所,海拔达到米,位于佛学院最高处,可以鸟瞰整个佛学院,冬天很容易断水。色达的餐饮业非常不发达,佛学院有两三处食面条和素食的餐厅。喇荣宾馆旁边也有一个迷你餐厅,吃的是清一色的素面条。夜晚时分,满山的灯火从每个有故事的红色小棚屋中散射出来,也许有些僧尼在讲道,有些在煮面条,有些在诵经,宁静的夜空下,相比城市糜烂的五颜六色,这种无声而统一的灯火更有意义和震慑力,充满着虔诚和信仰。黑塞说:“只有灵魂无法监护,企求自由地飞升,好在黑夜那神奇的国度,活得丰盈而深沉。”
如果时间充裕,可以去佛学院听佛法课。佛学院内有些课程属公开课性质,游客可以去听。学院里藏族人和汉族人的学习地点是分开的,上课时男女僧众用布帘隔着分开坐,要从左右不同的入口进入。路过经堂如果想听藏语的课程,也可以走进去聆听,请保持安静并遵守秩序。佛学院禁止吸烟喝酒,进经堂听课时要自觉脱鞋、摘帽和墨镜。黄昏时分,可以看到许多年迈的喇嘛和觉姆会从山脚下提水到禅房,风雨无阻,雨雪无欺,甚是感人。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