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城市 > 新裤子乐队:假装不文艺

新裤子乐队:假装不文艺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11期 D28] 更新日期:2016-06-08 下一篇

对于熟悉新裤子乐队的人来讲,初听他们刚刚推出的新专辑《生命因你而火热》,会发现在其中,最为明显的符号并不来源于任何一种可以被概括的文化,而是中年危机。原本以为彭磊和庞宽也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感受到了危机当中的各种纠结,但是和他们聊过之后才发现,他们所想的,其实并非如此。而潜伏在他们创作中的那些梦想与情结,也没有改变。

没有文化的人不伤心
《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是新裤子乐队新专辑的一首主打歌,彭磊和庞宽在采访中一直强调,新专辑里面那些关于理想主义和文艺的讨论和自己无关,只是他们觉得市场需要这些。据说果然反响不错,不光年轻人喜欢,同样感触颇深的还有许多上了岁数的“老哥”。他们不止一次在公众场合被这样的“老哥”们认出,跟他们说,“写出了我岁月的心声”……
MW:新专辑里有一首歌叫做《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但是歌词里唱的却是没有文化的人,为什么想写这样一首歌?从你们的角度来看,到底没有文化更可怕,还是没有理想更可怕?
彭磊:如果说一个人没有理想的话,听着温和一点。在我们看来,其实没文化是一件挺可怕的事,因为那会让人视野特别窄。有很多东西他不了解是代表了一种文化,或者背后的含义。
MW:文艺这个词是你们创作中经常出现的关键词,想知道你们怎么看待这个词。你们觉得自己现在还是文艺青年吗?

彭磊:我现在其实越来越远了。因为现在不怎么看书也不看电影,而且现在新的音乐也基本上有点儿接受不了了。相对来说更喜欢原来的东西,对新的东西就是都有点儿抵触。
庞宽:对我来说也是这样。可能以前听得太多了,反而现在对新的东西不太容易接受。
MW:那理想主义这件事儿呢?你们又怎么看待?
彭磊:因为我之前就是算理想主义者,因为我原来做事都是特不靠谱,不靠谱和理想主义其实还挺有关系的。理想主义的话就是说你希望你实现自己的目标,你会不顾一切阻力去实现它,完全不会考虑任何经济问题或者别人的感受。后来慢慢觉得这不太实际,它不太适用于现在这个社会。所以现在我还是觉得要做一个比较实在的人好。
MW:现在你们的创作并不是完全从自己真实的状态出发吗?
彭磊:其实基本上没有我真实的状态,现在创作中表达的很多东西是通过“计算”出来的。那些旁支的梦想除了音乐创作,彭磊和庞宽还有自己的旁支计划。庞宽一直致力于机器人的研发,现在已经初具规模,并且让机器人帮自己拍了几个MV。彭磊一如既往地忙活自己的电影,而且从《乐队》开始,已经从地下走到了地上。这一变化的标志,就是“龙标”(公映许可证)。虽然获得了上映权,但因为国内艺术院线的惨淡情况,所以电影想要收回成本,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MW:聊聊彭磊的电影吧。之前的《乐队》是你的电影第一次拿到“龙标”吗?
彭磊:对,但是放映的场次其实非常少。国内只有上海和杭州有艺术院线,但是北京没有。所以有说极个别的几个影院会放这种电影。大多数影院可能不会放映这种电影。
MW:拿到“龙标”是不是一个挺艰难的过程?
彭磊:是的。就《乐队》那个电影来说,它里面的问题还挺多的。可能是一个意识形态的问题,因为摇滚乐本身的情绪比较涣散,可能就不是一种特别正面的情绪。
MW:听说庞宽做了一个科学实验室?
庞宽:其实就是研究了一个让大家高兴一下的机器人,也别太当真。然后刚刚拍了一部短片,它最后会发展为一部完整的电影,它可能是由十个MV组成的,每个MV就是一个独立故事。
MW:那你希望这个科学实验室之后有怎样的发展吗?
庞宽:科学实验室这个项目主要还是想先运用互联网传播吧,现在的网络世界变化太快了,你也不好预测到底下一步又成什么样。

藏于血液中的旋律
彭磊和庞宽这几年都当上了父亲,这是他们生活当中最大的变化,而二人谈及有了孩子之后的生活变化时,也都坦言,孩子是文艺工作最大的天敌。虽然创作生活在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但是对于这支今年已经岁的乐队的一直陪伴他们的听众来说,虽然难免被打上一些“中年危机”的烙印,但是在他们交上的答卷中依然看得见成长的痕迹。而很多东西对他们来说,则是“藏于血液中的”,不自觉地就会流露出来。

MW:我觉得听完这张专辑后,我重新成为了新裤子的歌迷。虽然你说这写的不是你内心的故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地打动了我内心的一些伤痛。
彭磊:是有一些中年危机的感觉在里边能听出来。
MW:整张专辑的旋律都让人感觉有一些照应,可能是少年时收音机里播放的那些歌曲,这种感觉让人觉得特别感动。
彭磊:有些东西是藏在血液里的,会一直忘不掉,之后不自觉地有些东西就出来了。当然这可能只有“老哥”才会觉得特别有感觉,可能现在的小孩就会觉得,这只是个流行歌曲。但它没有那么严肃地指向时代的内容,而且就是一些感受嘛,感性上的,没有那么具象,也并不尖锐。太尖锐的东西容易变成孤芳自赏。

MW:我们知道在你们之前的创作中运用了很多老合成器,那么现在新的科技与设备对你们的创作有影响吗?比如你们会运用iPad上的音乐软件进行创作吗?
庞宽:对,方便。运用软件就在演出中节省了很多调音的时间。基本上你想要的东西它都给安排好了,所以大大提高了效率,这是最重要的。

MW= 坏蛋调频 庞宽、彭磊= 新裤子乐队
本期采访完整版将在坏蛋调频电台与iRadio同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