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生活 > Internet Landscapes 再现看不见的因特网

Internet Landscapes 再现看不见的因特网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1期 C56] 更新日期:2016-04-06 下一篇

现居巴黎的美国艺术家Evan Roth在黑客社群中颇有名气。他成功让谷歌搜索引擎把他的名字排列在“bad ass mother fucker”搜索的第一位。他为“占领因特网”(Occupy the Internet)项目开发了gif墙,用因特网上找到的素材创作自画像,两者都恰如其分地体现了他的艺术宣言:“通过无意识的技术运用将文化视觉化与存档化。”从黑客文化和哲学中汲取灵感,Roth帮助建立了涂鸦研究实验室(Graffiti Research Lab),通过投射LED将涂鸦与科技相结合,2008年,他运用这种技术在布鲁克林大桥上涂鸦,并一举成名。在“多点触控油画”(Multi-Touch Paintings)系列中,Roth运用触屏设备、描图纸和印台,把每个指纹印记变成了绘画。今年年初,这位艺术家和他的技术合作者于2007年共同成立的F.A.T. 实验室还在纽约举办了周年展,展览上有山寨谷歌无人驾驶汽车和一个能把Justin Bieber从网络上抹去的浏览器插件,除此以外还有很多刺激的项目。

“我与技术的关系来自我对程序员的着迷——黑客社群,”他说,“我说的并不是电话丑闻或是电子邮件窃取。当我看到涂鸦艺术家时,我看到的是黑客。我看到的是一个运用自己的工具颠覆体系、讲述故事的人群和社会。”

他本月发布的最新项目题为“因特网风景:悉尼”(Internet Landscapes: Sydney),应第20届悉尼双年展委托创作,是一个在线项目,旨在提供因特网现实、数码和文化风景的即时体验。这也是Roth继英国和新西兰之后第三个类似的探索项目,创作素材来自艺术家对澳大利亚因特网海底光纤着陆位置的大量调研和记录。Roth拜访了牛津瀑布、布鲁克维尔、帕丁顿、亚历山大和悉尼之间的十来个地点,用红外线录像记录了周围的环境。

红外线的运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因特网架构的参考,因为红外线激光通过光纤传播。获得的录像片段为网站提供了内容,该网站架设在悉尼的一个服务器上。当游客访问网站时,视频和网络跟踪路由(一种计算机网络诊断工具,当用户的数据包从电脑流向视频文件时,可以进行跟踪)一起出现。为了让视频到达用户的浏览器,它被转换成红外线激光,穿过视频中描述的同一个地点。这一作品的URL,或称网址,是用GPS系统建构的,既代表了网络上的地址也代表了地球上的现实地址。假如把URL输入谷歌地图,用户就能看到用来拍摄这段视频的摄影机的确切位置。

这种将现实和虚拟糅合的方式非常吻合悉尼双年展的旨趣,即探索将世界折叠成自我的新方式。Roth的“因特网风景”系列将用户与完全埋没在地下和海底的基础设施联系在一起,但是同时也影射了慢慢被侵蚀的互联网乐观主义和平等主义价值观,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些价值观正是因特网诞生之初的象征。两者之间的空间既是大地和海洋之间的空间,又是数字和虚拟、过去和现在、自由和控制之间的空间。Roth揭示的因特网并不是一团神话疑云,而是人造的、由电缆和计算机系统控制的体系。然而,对于Roth来说,实际访问因特网同样是对乐观主义的追寻,在因特网变得更集权化和金钱化,并且越来越被当作全球政府监控工具使用之后,这也是为了尝试修复急剧变化的关系。

1866年,第一条跨大西洋电报电缆在康沃尔登陆,首次让信息能够在几秒钟之内跨越大陆和海洋,很多人相信他们见证了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发明。对于一个需要等待几个星期才能接收到来自大洋彼岸的信息的世界,能够穿过虚空、交换即时信息一定是最接近魔法的事了。而在我们这代人的记忆中,电子邮件和因特网的诞生有着类似的感受。事实上,Evan Roth记得他在1990年代末第一次上网的经历充满了“无所不能和万事皆有可能的感受”。网络提供了一个充满未知潜力的自由空间。

20年后的今天,我们发现因特网风景与这种乌托邦式的期待大相径庭。因特网与去中心化的个人网站、论坛和P2P共享网络的架构分道扬镳,向着更集中化的体系发展,这一体系被Facebook、亚马逊和谷歌等庞大机构占领。不仅如此,2013年的斯诺登事件证明,今天的因特网已经不再是一个自由空间,而是受到政府监控和企业利益巨大影响的领域。正是这种我们与因特网的关系丧失纯真的阵痛,以及重新找到最初乐观主义和奇迹感觉的愿望,为Roth的创作提供了背后的动力。 

Evan Roth的艺术实践常探讨类似话题,比如技术的弄巧成拙、线上所有权和网络的变化无常。通过创作影印作品、雕塑、录像和网站,他的作品探讨了滥用和赋权之间的关系,试图通过探索网络的现实化身更好地理解网络地貌。

2014年秋冬,Roth开始沿陆路前往康沃尔,早期的电报电缆已经被光纤因特网电缆代替,据估计,这个电缆系统承载了全世界25%的因特网通信。Roth试图与围绕在我们身边的这种看似隐形的力量重新建立精神联系,他诉诸特别的幽灵搜寻技术。这些看起来奇形怪状的设备,包括全景摄影机、热感应闪光灯和电子音录音机,这些器材是由一个紧密团结的DIY社区开发的,不仅经过了针对因特网的改良,而且重新点燃了他对技术的神秘感和奇迹感,而这种感觉已经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幽灵搜寻同人们通常在灵异现象发生地点寻找超自然现象,Roth也是一样,他带着幽灵搜寻工具套装来到实际承载因特网的地方,这是一场个人的追寻,为了重新和与当代生活密不可分的因特网建立联系,并将其视觉化;为一个感觉不那么充满活力、不那么混沌、更集中化、更受控制的网络重新赋予意义。

Roth把这些红外线视频称作“网络录像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