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生活 > 记一位现代派巨匠身败名裂的岁月

记一位现代派巨匠身败名裂的岁月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98期 C56] 更新日期:2016-04-08 下一篇
Bernard Buffet在巴黎北部Batignolles区一栋不起眼的公寓中长大。他的早期作品描绘了纳粹统治时期和战后法国的生活,用凄惨的景象衬托那些消瘦憔悴的身躯。这些作品立即引起了轰动,这个不善社交的艺术家穿着沾满油彩的衣服,叼着香烟,立即获得了天才的美誉。
在短暂的婚姻破裂后,Buffet与Pierre Bergé维持了八年的关系,他重新塑造了他,影响他的作品,帮助他名噪一时。20多岁的Buffet和Bergé过着光鲜奢华的生活——住在庄园里,乘坐劳斯莱斯出入。
Bergé离开Buffet转投Yves Saint Laurent怀抱不久后,这位双性恋艺术家再婚了,这次他娶了夜店歌手兼作家Annabel Schwob de Lure。但是评论家们开始认为他的作品变得不再真诚,因为他公开的物质主义和画作的悲观情绪之间存在无法弥合的鸿沟。由于艺术界的中心由巴黎转向纽约,并更青睐抽象主义,Buffet开始被视为社交人物,他每年的2月展自我重复而缺乏灵魂,陈腐而花哨。幸运的是,Buffet在日本大受欢迎,银行家Kiichiro Okano甚至专门为他的作品设立了一家美术馆。
对于Buffet作品的厌恶情绪能否逆转?今年下半年,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将举办一场Buffet专题展,展期将从2016年10月14日持续到2017年2月26日。展览将展出约100件作品,涵盖了Buffet的主要主题:战争、小丑、宗教、神话、文学、寓言、鸟类、静物和艺术史。围绕在Buffet身边的诸多争议,以及评论家一开始的迷恋如何导致嫉妒与反感,展览都将一一探讨。
《周末画报》就这本尚未出版的试图为Buffet的一生辩护的传记采访了Nicholas Foulkes。
MW:你提到曾在伦敦的一家画廊橱窗中看到Buffet的一幅绘画作品,因此产生了兴趣。是什么吸引你写一本关于他的书?
NF:这个故事实在太精彩了。他英俊,双性恋,交游广阔,而且那是法国近现代历史中一个很有趣的时期。当时法国在戴高乐将军的领导下仍然在世界舞台上占据一席之地,而他是当时文化界中的重要人物。这本书中,时代和这个人同样重要,还讲述了他如何熬过身败名裂的岁月。

MW:法国前文化部长André Malraux认为美术馆应该展出抽象艺术,事实上禁止了美术馆展示Buffet的作品。你采访的那些人对此有什么想法?
NF:Garnier说Malraux尊崇法国抽象艺术家没错,但是以牺牲写实艺术家为代价就不对了。当时,写实艺术是主妇理解的东西。假如你是个知识分子,你就会被抽象艺术吸引。现在抽象和观念艺术已经被正统所接受。我并不确定Malraux对Buffet本人有什么厌恶之情,但是现代性的大环境并不包容Buffet当时制造的那种过度商业化的作品。

MW:书中就Pierre Bergé对Buffet早期成功的影响写了很多。你怎么看Bergé?
NF: Bergé是个很有魅力的人,难以置信的聪明和积极。很难将曾经的这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与那个耄耋之年的老人联系起来。他主要将Buffet视为他的爱人和他能够照顾的人。这段关系让他近距离接触当时的文化生活,而且Bergé为Buffet提供了安稳的生活,让他能专心创作。保守的观点认为,这段时间里诞生了他最佳的作品。(Buffet单件画作中拍卖价格最高的就来自这段时期: 《Scène de Rue》,1956年,在1990年苏富比纽约拍卖会上拍出797,500美元,三倍于估价)。人们常说Bergé离开之后他就不再是个好画家了。Bergé可以在上流社交场上游刃有余,而Buffet是一位天才人物,他们成为当时的黄金恋人。Bergé有着精致奢侈的品位,而且从某种方面来说,这段关系让他学会如何成为一名富人和品位缔造者。

MW:你的书中揭露的一个吸引人的事实是,Buffet拒绝参加Kiichiro Okano 在日本为其成立的Bernard Buffet Museum的开幕典礼。你去过这个美术馆吗?
NF:是的,我感到这个人专门为一位艺术家建造一座神庙是很不寻常的。这意味着某种程度上一心一意收藏他的作品;那里有成百上千幅油画。美术馆开幕时,艺术还不像现在这样,成为娱乐行业中的一部分。现在,亿万富翁们会买艘游艇或者开个美术馆。那时候,这是件相对新鲜的事情。美术馆开幕时Buffet45岁。他很害羞,依赖酒精——酒精帮助他缓解焦虑,他没法适应社交。Buffet的反应几乎可以理解,但是非常不礼貌。这个美术馆距离东京仅一小时火车车程。

MW:你曾引用沃霍尔的评价,说Buffet是“最后一位名画家”,而且你的书中暗示Buffet联结了毕加索和沃霍尔。你是否支持这种观点?
NF:沃霍尔出了名的喜欢随口评论。他在Jean Dubuffe(名字听起来差不多的法国艺术家)去世后几天说过,在夜店里也说过。这些孤立的评价被Buffet的支持者断章取义,作为他天才的证据。我认为Buffet是毕加索和沃霍尔之间的过渡章节,也是艺术影响力从欧洲转向美国的缩影。Buffet也是人类创造性和脆弱的绝佳案例。

MW:Buffet的传记读起来几乎像一部寓言,讲述了年轻艺术家一夜成名,住城堡开劳斯莱斯的危险。
NF:确实有种警世故事的感觉。Garnier说这种情况对沃霍尔来说无所谓,但是对Buffet却不行。人们对艺术的看法发生了转变,当时的人们看来,艺术是一种需要才智才能欣赏的东西,而现在则被视为一种大众娱乐品牌。当时艺术家发家致富被视为错误,而Buffet描绘的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