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生活 > 霾说

霾说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90期 A26] 更新日期:2016-04-13 下一篇

近日在北京, 当我去拜访一位新晋为人母的朋友时, 注意到她特意在婴儿房高挂了印制着蓝天白云图案的窗帘。 友人嗟叹孩子太小, 我还不能带他逃离这里, 目前我只是希望, 孩子每天醒来, 至少能看一眼蓝天, 哪怕是假的。

北京的雾霾锁城已经成为了一个国际性的话题, 提点着世人若恶意对待环境, 终将吞下那难以避让的恶果。 在北京这座交通拥堵严重、 城市结构臃肿的城市里, 政府第一次使用了紧急限行政策 —通过手机、 社交网络、 公共信息平台发布系统消息, 实行单双号限行, 学生停课, 虽然应对措施妥当, 但毕竟用全民性质的 “消极怠工” 难以完成对整个事态的扭转, 只能达到部分心理安抚。

当一座城市的空气之混沌不开, 已经达到白昼难辨, 归家的旅人不只无法觅到自己家的那盏灯, 连整座楼也看不清的程度之时, 这座城市即便拥有再深厚的底蕴, 也无法让人轻易看到它宽厚的胸怀了。 在没有人搞清楚这漫天毒气究竟来自何方, 以及即便搞清楚了, 也难以马上扭转空气质量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人面对这座冬日里无尽的寂静岭, 从未想过迎头改变, 更多的是看似果敢实则被动的应对。

在这一场消极抵抗的战役里, 不同的战略展示如同拉开了一场阶级贫富差距的浮世绘。 当然, 口罩早已经是众人戒备的武器。 价格迥异的空气净化器让人摸不着头脑, 仿佛拥有一台北欧品牌的昂贵机器, 就能让室内空气堪比瑞典斯德哥尔摩这是不少人借机彰显自家生活水平的宝器。 当然, 还有人可以随时组织一场逃逸, 他们要么直奔乡下的豪宅, 要么跑向祖国的海岛, 更有甚者任性地来一场说走就走、 尽情秀蓝天的海外之旅。

中国的这一场抗霾消费热潮, 让海外人士也嗅到了利欲的味道。 加拿大华裔林摩西(Moses Lam)与老友帕奎特(TroPaquette)成立的公司, 专门出售落基山班芙及露易丝湖的新鲜空气, 二人每隔两周就在该区收集空气及氧气, 经过压缩收入瓶内在eBay出售, 一罐7.7升的压缩空气罐售价为32加元(约合149元人民币)。 以前生意一直不温不火, 直到两个月前开始向中国销售, 便一发不可收拾, 乃至供不应求。 目前已经卖出去了4000罐空气, 新订单还在源源不断增加。

当人们已经开始像消费进口瓶装水一般消费罐装空气时我们不光看到了一个所谓 “空气买卖” 的朝阳产业, 更看到了这种消费所暴露的不对等状态 —你能呼吸到多新鲜的空气取决于你有多少钱。 更让人恐慌的是, 似乎没有人站出来企图抵消这种不对等, 而是在蛊惑和炒作 “雾霾经济”, 从而加倍引燃这种差异化。在瑞典, 每当入冬极夜之时, 黑天蔽日容易让人颓丧消沉每到这时, 富庶宽裕之人便会举家前往地中海享受水清沙白,阳光海滩。 日子不算阔绰的家庭也可以去政府那里领取免费的蜡烛、 台灯, 用自制的光亮抵御无尽的黑暗。 相比之下, 我们在自嘲狂欢一般用看似豁达的态度抵抗雾霾, 其实更多的是对消费主义的狂欢, 尚缺少这种对于普通民众的人文关怀。

早在2013年, 生活在北京、 来自弗吉尼亚大学的博士生Thomas Talhelm, 因为饱受雾霾之苦, 立志做出一些改变。在做了大量研究及数据分析之后, 以最低的成本打造了一部有效的空气净化器: 主要原料只需一台电风扇贴上一个高效空气过滤器, 完全可以自行动手制作。 他甚至将这项作品的所有制作过程公布到了网络, 以便所有人—无论阶级贫富, 均可用最低廉的价格获取最基本的需要。 淘宝网上甚至可以直接买到用这种方法制作的净化器, 价格百元不等, 而贴出的广告语即是:“洁净空气无特权”, 众人皆可负担。 事情不大, 但凝聚了术业有专攻人士对于治理雾霾所能倾注的贡献。 在这个总能听到炒热钱、 N轮融资的时代, 这样的出谋划策, 更显弥足珍贵。

不得不说, 在这一场阴郁的混沌之中, 我们更需要的不是攀比和逃逸, 而是一种同呼吸共命运的关切。 在一个无法靠阳光汲取能量分子和达观态度的特殊时刻, 更应该焕发一种全民的创新精神和人文情怀。 对于每一个生活在雾霾穹顶之下的人来讲, 这既是一个命运的安设, 也是上天给予的考验和责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