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生活 > VR叙事的先行者

VR叙事的先行者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9期 C66] 更新日期:2016-05-23 下一篇


“过去都是先有故事,再发展出工具,而在VR上,我们先有了技术,却还不太清楚填入什么内容。” ——维尔纳·赫尔佐格
我在下午六点入场,在里面待了五个小时,看到第15部短片的时候人家打烊了。这些作品中,有剧情片,有动画片,有纪录片,有互动游戏,有科普体验,有政治宣传片 & &主办方虽然是电影节,但选片没有局限于传统意义上的“电影”,而是力求从多角度展现VR的应用潜力。
作为一名编剧,我一直对故事和讲故事的方式感兴趣。有的故事适合写成电影,有的适合话剧,有的适合小说。再细分,有的适合直叙,有的适合倒叙,有的适合以第一人称讲,有的适合第三人称 & &王安忆说过:“一个故事本身包含一个讲故事的方式。那故事是唯一的,那方式也是唯一的。” 讲故事的人的职责除了故事内容,同样重要的是,为这个故事找到最适合它的那个形式。同时,长期从事一个行业的人,思维方式也会渐渐适应该种形式,并为之寻找故事。就好像经常写140字的微博,很快你会发现自己的思维开始“微博化”,熟练生成适合这个长度与平台的言论(有时候停都停不下来)。做电影的人的灵感会带着电影的格式,写小说的人的灵感会带着小说的格式。因为从卢米埃尔兄弟拍摄《工人离开卢米埃尔工厂大门》到今天,电影已有120多年历史。小说的历史就更长了。一代代人通过创作、观摩、批评、教学、研究 & &把这些叙事艺术的技巧和陷阱摸了个透。而虚拟现实技术从科技行业小众,到2016年井喷式地为业外人所知,其间不过几年。目前已有VR影视作品的人都可谓先行者。那么,这批先行者讲的故事是什么样的?
本次影展中,排队最长的是一部名叫《Allumette》(法语“火柴”)的动画片,导演/编剧Eugene Chung。《连线》杂志称它为“VR电影的第一部大师之作”。此片改编自安徒生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戴上头盔,你就进入了一个由蓝天白云组成的奇幻世界,房屋分布在层层叠叠的云上,像空中的威尼斯。主人公乘坐一艘小艇在云间飘浮,或在云边停泊。如果这只是一部传统形式的电影,那么它的慢节奏和简单故事肯定很快会让观众走神。但作为一部VR电影,那种悬浮在天地间的不安和孤独感、仙境般的环境、精致的互动设计 & &让故事的有趣和感人产生了翻倍的效果。此片专为“姿势捕捉”型头盔设计,你可以从不同方位看主人公,把头向前倾,可以凑近看景物细节,甚至你还能把头探进墙中,观看屋里正在发生的重要剧情。没有一刻是乏味的。许多观众看完后又看了第二遍,因为太美,像在梦中不愿醒来。
除此之外,还有几部令我印象深刻的作品。一部叫《Holidays:Christmas VR》(假日:圣诞虚拟现实)。此片刚开始,我懵了,因为我看到自己身处在一个电影院中,而故事在虚拟影院的银幕上播放。你 & &你让我戴上虚拟现实头盔,好假装自己在电影院放映厅里看电影?据说好多观众坚持了一分钟骂骂咧咧摘下头盔走了。但等你渐渐看下去,会发现其用心所在。影片开头主人公在圣诞夜赶着为女友买VR眼镜当礼物,不幸店里最后一个刚刚被买走。买走眼镜的人一出店门突发心脏病,而主人公趁人之危拿走眼镜,看他死去。当主人公回到家,与女友激动地试戴眼镜的一瞬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也就在同一时刻,观众的视角从虚拟电影院的观众席,转为了主人公的视角——主人公看到自己最肮脏的秘密在这个神秘的VR眼镜里一幕幕播放!他的懵怔与惊惶,和观众的懵怔与惊惶,在第四堵墙被打破的瞬间巧妙重合了。
还有一部叫《Grateful Dead: Truckin》,是“感恩而死”乐队在巡演中表演其经典歌曲《Truckin》的现场录像。观众被赋予各种观看视角:从乐队的位置看台下人山人海在节奏中起伏;成为狂热人群中的一员,感受现场的激情;在台侧观察乐队、伴唱、技术人员的一举一动;窥视陪在一旁的乐队家属 & &在任何一个现场,一个人也许能体验其中的一到两种视角,但没人能在一首歌里体验以上所有视角——但这与普通演唱会录像的镜头切换有什么不同呢?在观看普通录像时,你藏在屏幕背后。可现在你就“暴露”在台上,几万人时时刻刻盯着你,他们爱你,他们嗷嗷待哺般等待你的表演。于是你慌了。你如同附体于乐队成员身上的一个鬼魂,白白接受膜拜,这种体验超出了你的生活。怎么办?你又不会唱,可也不能光杵在台上啊!——   就在这时,乐声响起,你的身体里传出了歌声 & &接着你的视角又切换成了现场的另一个人。
展览中还有一些并不那么成功的尝试。有时是目前的技术水平拖了叙事的后腿,比如互动型环保游戏《The Crystal Reef》(水晶礁),初衷是让观众通过在不同的海域“游泳”和“采集生物标本”来直观感受酸化对海洋的破坏力,但事实上各种bug让这个体验不断打岔,观众不是陷在岩石里,就是信号突然中断,眼前景色变成了网格。但撇开技术,单从编剧角度来看展览,那些不成功的作品都有同一个问题:VR于它们,只是视觉点缀,并没有给故事的讲述带来根本性的影响。我相信,VR的技术在未来几年里会飞快进步,同时观众对奇观性观影体验的热情也终将淡化,就好像在1895年后,电影观众很快不再满足于“哇那么大的火车朝我开来”的惊奇感,而开始对形式与内容之间的关系有越来越高的要求。如果VR不能把一个故事讲得不同,我为什么要戴一个那么晕的紧箍咒?
VR叙事与其说像传统电影,不如说更像浸入式戏剧。在给予观众自由视野的同时,以技巧引导视线进入预设的叙事轨道(可以是多线叙事)。VR的独特功能之一是可以激发起“共情”。但这种共情是基于对观众视角的精心设计。在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