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生活 > 我们期望的未来

我们期望的未来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11期 C34] 更新日期:2016-06-08 下一篇

这是一座誓言要在2025年成为世界上首个碳中立首都的城市,无怪乎两年一度的哥本哈根时装峰会选择在这里举行。这个非营利活动于2009年发起,正值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同在此城市举行之际。活动旨在将可持续发展的智慧种子,传播给地球第二大污染工业—据丹麦时装学院指出,时尚业之污染仅次于石油工业。第四届峰会于今年5月12日举行,以北欧时装协会名义主办,并得到丹麦王储妃玛丽殿下稳定支持,核心主题是“负责任的创新”。与会阵容强大,包括媒体、政治、行动主义、商业与慈善各界的知名人士—Suzy Menkes、Nadja Swarovski等济济一堂。足够宏大的主题,引发足够宏大的运动:近几年来,可持续发展不再是小众利益的代表,而是成长为一种核心价值,重新界定了未来世代奢侈的含义;并在此基础上,建立或救赎未来的时尚行为。
不过,话说得漂亮,虽然我们满怀善意,但对行动的呼吁,还不是行动本身。自孟加拉热那大厦倒塌事故迄今已有三年,我们的愤怒呼吁,并未能实现我们一度愚蠢地相信能达到的实质性改变,对此的争议一直不断。继去年9月联合国大会批准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以及数月后巴黎达成首个具法律效力的全球气候协议后,这些雄心勃勃的承诺令2016年哥本哈根时装峰会透出比以往几届更明显的紧迫感。没有时间再像婴儿般小步前进,没有时间再仅仅满足于赞许零碎改进。乐施会全球大使、联合国变化领导者、Eco-Age的创办人及创意总监Livia Firth认为那只是对破碎体系的创可贴,早已被证明无法带来我们需要的根本改变。“无论怎样计算,渐进主义与提高效率的措施,都无法让你达成目标,”耐克Innovation Accelerator的首席可持续发展官兼副总裁Hannah Jones赞同地说,“我们已没时间去满足于不那么糟糕的东西。”她呼吁整个行业集中在同一行动守则、同一评估工具,共同监督协议:换句话说,就是建立书面规则。因为就算我们继续相信可凭借道德,而非强制力量来驱动这种变化,我们也再不能纯粹依赖良心和所谓的“最大努力”。这样的设想比世人想象中更有力量:这类守则已在某些场合发挥作用。例如,任何希望在Selfridges百货销售的品牌,都需遵守该百货公司买手受训追求的道德标准,而这些标准必将同时影响并启发设计师和消费者。意大利时装全国商会(Camera Nazionale della Moda Italiana)近日出版了一部《化学物质指南》(Chemical Substance Guidelines),通过一系列指引,以降低意大利时尚品牌生产过程中特定化学物质的使用量。就算服装企业拥有崇高目标,也无法独自拯救地球—可悲的是,就连Nike、H&M,或者Rick Ridgeway的Patagonia等业界巨头也无法做到。竞争,虽常解释为健康的,但不管现在是否仍是这样,如今它都要让位给结盟。以Jones的话来说,是时候疯狂合作了。不只是在各品牌之间,更是在各品牌内部:作为Annie Lennox有影响力的女权团体The Circle的创始成员之一,Firth坚持认为制造商应与品牌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而不是受品牌奴役驱使。在这个以女性为主要劳动力的行业,这可能是性别赋权的一次实质性胜利。借用Nike最朗朗上口的一句口号—全球制造商,联合起来!(Makers of the world, unite!)
然而,这仍只是冰山一角。如果负责任的时尚体系将取代我们这体系,它必须是自下而上地建立。本次峰会高朋满座,有来自52个国家的1200人参加,但从许多方面看来,它仍在向已转变人士反复灌输:因此,当天多次出现的一个争论焦点,就是如何让更多群众参与进来。时尚永远是满足世人欲望的产业,我们也不希望这一点有什么改变—但为了给我们自己挣得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未来,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从整体上学习以更少的东西满足自己,并改变我们的购物方式。我们都习惯了去拥有比自己所需要或穿戴,要多得多的东西。至少对于普通大众,这要求每次购物都是病态的便宜,而不久之后责任感就会让人无法承受。“如果快时尚的商业模式维持原样,事情就不会有任何变化,”Firth警告说,“它只会让我们继续沉湎于疯狂的消费周期。”Patagonia的公众参与副总裁Rick Ridgeway同意这个观点,“要实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他说,“我们可能不得不调整我们的业务和商业模式,从而适应我们公司内部真正认定为不可避免的,全球复合年消费量的降低。”Ridgeway还是世界一流的登山家,是1978年最先登上K2峰的美国登山队成员,获得过《国家地理》的探险终身成就奖。他直接着手确保Patagonia的服装制造时只使用100%有机种植的棉花,羽绒服原料并非采购自强迫喂饲或活体拔毛的农场,潜水衣原料来自危地马拉认证种植园中由当地人采收的天然橡胶树,而不是用石油做出来的氯丁橡胶。尽管如此,他似乎也相信,最终的决定性力量在于消费者之手—准确地说,在于我们对形成新习惯的意愿。三思而后买不是终点,我们对衣服的责任贯穿了它的整个生命周期:由此Patagonia发起Worn Wear计划,Nudie Jeans推出免费门店维修服务,希望能延长衣服的生命周期。从公司角度来看,这似乎是亏本的业务,但它也在品牌与顾客之间建立了形式独特的忠诚度,Nudie的产品开发经理Peter Frank也确认了它对公司产生的奇妙效果。从长远来看,可持续发展总是有利可图的,有时甚至是以非常具体的方式。以Nike的Flyknit技术为例:自四年前推出以来,它减少了价值350万英镑的浪费,还令运动鞋变得更轻,强度更大,令设计精细到像素层面—如今它已是十亿美元级的生意。
到了最后产品再无法修复时,负责任的消费者会将它送去回收利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