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麦当劳化”的全球故事

“麦当劳化”的全球故事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99期 A32] 更新日期:2016-04-08 下一篇

社会学有个词叫 “麦当劳化”, 含义被写成很多书籍和论文, 简单地说, 就是我们的生活被后工业时代异化为一份标准化、简单化和无趣化的麦当劳汉堡包, 就像培训手册上设定的流程 —两片面包, 一片牛肉, 加热, 齐活。

作为全球化的结果和表征, 这东西其实并非全无可取之处。 对记者来说, 穷乡僻壤采访时看到一家麦当劳或者肯德基, 仿佛遇到了救星; 早些年, 当中国足球和篮球职业联赛没有超级大牌以及私人营养师的时候, 许多外援也只好选择KFC解决问题。

作为全球化的另一个特点, 其实世界各地的麦叔叔和上校爷爷味道也不一样, 可以理解为民族性的反作用力, 比如德国麦当劳有纽伦堡烤香肠汉堡, 而在以色列, 大部分麦当劳的菜单里没有芝士堡, 因为根据教义, 肉奶不可同食, 否则就是食物 “乱伦”, 异教徒非要这么吃, 可以点一个牛肉汉堡, 再单买一片芝士, 自己去胡搞, 在其他人送你下地狱的憎恨目光中。

这种饮食禁忌, 犹太人称为Kosher(符合犹太教教规的食物), 与麦当劳比起来, KFC受影响更大, 所以, 当初身处以色列的外国记者们公认, 世界上最难吃的快餐就是西耶路撒冷乔治王大街上的那一家KFC。 除了当地服务员一贯不招人待见的态度, 最主要的原因是, 为了满足Kosher的要求, 当地KFC不得不修改白胡子老头引以为傲几十年的烹鸡秘方, 特别是用豆子熬的汤汁来替代其它地方的奶制汤汁, 这让所有鸡肉制品都变得不再是那个习惯的味道, 偏偏KFC除了鸡不做别的东西。

为了这事, KFC总部和以色列合伙方谈判了2年, 位于达拉斯的KFC实验室做了无数次尝试, 一直到2009年才成功。当然, 最终结局是另一个:2013年, 运营方关掉了以色列的全部10家分店, 包括最难吃的那一家; 与此同时, 2012年, 在约旦河西岸的拉姆安拉开了巴勒斯坦的第一家KFC

这是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治下区域内的第一家正规的国际快餐连锁店, 世界主要媒体的记者都忙不迭地去做了报道, 而且相当正面。 记者们态度如此积极的另一个原因是, 品尝之后, 大家都觉得找到了某些生活的正确记忆。 此后, 溜到西岸吃顿KFC, 也成了促使人们驱车40公里穿越军队检查站的动力, 那家店什么时候去都门庭若市, 可以遇到红十字国际的意大利主管或者英国大使馆官员, 都是外交酒会上的熟悉面孔。

巴勒斯坦人控制的另一块地方加沙则没有那么幸运, 那里被以色列军队严密封锁着, 于是能自由进出的外国机构工作人员又多了一道使命, 就是顺路把KFC或者麦当劳带给同事, 如果恰好为把手埃雷兹检查站另一边的哈马斯的人也捎了一份,气氛很容易变得友好而融洽。 普通加沙居民如果想吃, 则要感谢扎克伯格, 通过Facebook预订, 有人专门做这生意, 最著名的一家叫Al-Yamama, 意思是 “鸽子”。 美好的寓意, 问题仅仅在于, 到手不一定是热乎的。

这些炸鸡来自40公里外的埃及西奈半岛的阿里什, 网络订单发出后, 埃及代购买好, 送入拉法的地道口, 快递小哥在里面边走边爬一公里, 随时防备着以军推土机和炸弹把自己活埋了, 顺利的话大约2小时可将食物从地下十七八米深的地方通过升降机送上来, 最多再用45分钟送到顾客手中。 此时, 一份套餐的价格已经涨了3倍, 差不多得要30美元。 玩个文字游戏, 这大概也算是世界上最难吃到的 KFC了。

其实, 通过加沙地道快递快餐的业务, 十年前就有, 最近日见萧条, 却又被炒了起来。 这些地道的数量常年维持在200300条, 一边被摧毁, 一边被新建, 最多的时候有1200条之多。 商业化运营的, 哈马斯要收缴20%的税, 而建设资金 —每条5万至25万美元不等, 则来自遥远的海湾甚至美国, 300%甚至1000%的利润率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