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风向标的悲哀

风向标的悲哀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97期 A32] 更新日期:2016-04-12 下一篇

开车走在欧洲大陆,到处可以看到小教堂房顶上的铁质风向标,往往制成公鸡的样子,有时还出现在自家院子的篱笆上。东方寺庙中其实也有这玩意儿,经幡摆动,说不清心动还是风动。

经书中的启示是先知与神交流的话语,具象的风向标才是属于凡人的东西—因而既引人注目,又十分悲催,“of people”,“for people”,“by people”,这种特质的物件无论多么美好,总会被盲目的人们玩儿坏。

第一层悲哀,人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风向标。每年1月,美国拉斯韦加斯消费电子展,记者们都说它是业界风向标,于是现在阿猫阿狗找家国内电子厂商公关赞助便去溜达一圈,玩玩百家乐、德州扑克,顺带提升报道逼格。问题是,2016年去了那么多家媒体,竟没几位当红写手留意到:主办方的名字已经由“美国消费电子协会”悄然改成“美国消费技术协会”。

一个由消费电子产品主导的时代,比如手机或者等离子电视,正在落幕,而一个更伟大的由“技术”主导的人工智能和互联的新时代正在来临。这不是美国消费技术协会第一次改名,1924年成立时,它叫广播制造商协会,后来又先后更名为广播-电视制造商协会、广播-电子-电视制造商协会、电子工业协会、消费电子制造商协会,1999年改为人们熟悉的消费电子协会,去年11月再次改名。

第二层悲哀,人们发现了风向标便会过于迷信。自1972年以来,艾奥瓦州的两党候选人初选便有了“总统大选风向标”之称,名气之大,连中国媒体人都略知一二,以至于今年初选结果甫出,便有编辑打电话来讨论,获胜的希拉里和克鲁兹是否将进入决赛。他们显然没太注意有个竞选人叫里克•桑托勒姆,今年得票率不足1%2012年共和党总统预选,他曾在艾奥瓦以微弱优势赢了大热门罗姆尼,并且总共赢得了11个州的预选,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要知道桑托勒姆对罗姆尼那场比分差距,比这次民主党那边希拉里对桑德斯的还大一些。

艾奥瓦州两党支持者比例相当,人数又不多,这点倒是适合当风向标,但以投票率和绝对数字而言,这地方是否还具有数学上的风向标意义,很值得怀疑。21日晚的投票,共和党和民主党选民各自参加人数为186874171109,仅占全州合法选民比例的15.7%,当地乡村出现了根本无人去投票的“幽灵选区”。事实上,战胜特朗普的克鲁兹,总共只获得了4.8万张选票,而他在艾奥瓦投入的竞选资金比例远超特朗普,只有他包下两幢学生公寓专门给竞选团队志愿者居住。事实上,29日第二个州新罕布什尔的预选就让很多人被打脸,特朗普和桑德斯大胜而归,特别是后者,赢了希拉里21个百分点,靠平均每笔27美元的赞助。

第三层,人们会为了改变风向标的指向而变得疯狂。艾奥瓦越来越不好玩,这并不全是本地居民的错。虽然他们一样具备贪婪的天性,需要选举经济带来的产业和政策倾斜,但谁也不愿意随时随刻遭遇发政治小广告的所谓志愿者,问你支不支持希拉里,你说不支持,人家还要当场跟你辩论,试图让你转向。在别的州,这种“骚扰”为时大约一周,在艾奥瓦,意味着从中期选举开始,将近两年时间。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让人崩溃的风向标战略。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201512 31日发表一篇文章,题为《2016年的大事件是什么?》。除了美国总统选举,哈佛大学历史学者埃米尔•辛普森提出,地缘政治领域另一个重要的风向标是美国页岩气行业,它可以解释,为什么一开年,油价和股市便在狂跌,黄金异军突起,乃至朝鲜为什么又是实验氢弹,又是发射卫星。

最有效率的美国页岩气生产商目前盈亏平衡点是40美元/桶,这个价格是勒在很多人脖子上的弓弦,究竟是海湾酋长国或者俄罗斯先陷入混乱,还是美国的石油革命者彻底破产,它本是一场生死决斗的风向标,如今对它的争夺又变成了更为直接和血腥的决斗。与其相比,衡量景气的“口红指数”、“高跟鞋指数”或者“粉底指数”,既香艳又无力,仿佛站在“地狱天使”面前的TFBoys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