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德国统一幕后 功臣根舍的一生

德国统一幕后 功臣根舍的一生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4期 A28] 更新日期:2016-04-15 下一篇

4月1日,“德国统一的建筑师”、前外交部长汉斯- 迪特里希·根舍(Hans-Dietrich Genscher)以89岁高龄辞世。在长达18年的时间里,根舍的一身黄马甲成为西德政府在世界舞台上的特有风景。亲历东西德两种社会制度,使根舍对统一大业有了更为独特的视角,也奠定了“根舍主义”— 将德国定位为东西方桥梁的理论基础来源。

曾几何时,在德国的电视新闻屏幕上,经常出现一个身穿黄色马甲的金丝眼镜长者,与其他世界大国的领导人同坐在会议桌上纵横捭阖。在长达18年的时间里,这一身黄色马甲成为了西德政府在世界舞台上的一张特有脸孔;也正是这一身黄色马甲,在冷战末年主导了德国的重新统一谈判。回顾德意志民族“久分必合,久合必分”的历史,在此之前还没有以和平手段实现统一的先例。4月1日,汉斯- 迪特里希·根舍,这位缔造和平统一历史的德国前外交部长以89岁高龄告别人世。

不惜一切捍卫欧洲和平

1927年汉斯- 迪特里希·根舍出生在德国东部城市哈勒。跟大部分德国同龄人一样,年轻时的根舍被卷入二战,身不由己地为纳粹德国卖命。战末,大难不死的根舍染上了当时属于不治之症的肺结核,被送往一家疗养院居住。在这家疗养院里,根舍见到了其他德国的年轻人要么落下终身残疾,要么每天因为伤患忍受巨大的痛苦,还有每天都发生的生离死别。此时的根舍许下了这样的诺言:一定不能够让欧洲这片土地重新出现流血和仇恨。

根舍的和平诉求,不仅属于他自己个人,而且是西欧战后整整一代人的心声。“欧洲大团结是对德意志民族犯下历史罪过的一种回应。它也是对那场惨烈世界大战的回应。到今天, 这个理据依然成立。”多年后根舍告退政坛时,对后辈留下了如此沉重的嘱托。肺结核痊愈后,根舍一直生活在苏军占领下的德国东部,修读法律专业。在彻底沦为瓦砾的土地上,无论东西德国,年轻一代都投身于重新建设的奋斗中。直到1952年东德工人爆发骚乱,感觉在东德前途暗淡的根舍毅然逃亡到西德,并且继续进修法律专业。

从东部跨越到西部,亲历两种社会制度的根舍比起其他西德人有了一种更独特的视角和阅历,在日后成为别人难以攫取的政治资产。来到西德的根舍决意加入自由民主党,一个规模相对较小的政党。德国自由民主党,是一个奉行中间温和路线的政党,它信奉市场自由主义,鼓励个人的自由发展,既不同于富有浓厚天主教色彩的保守派基督教民主联盟,也不同于左翼的社民党,长期以来议席数量跟随这两个大党的后面。选择加入排在“老三”位置的自由民主党,根舍自然有长远的考虑。

运筹帷幄:真正的造王者

联邦德国议会的比例代表制度决定了一个政党单靠自己议席难以筹组内阁,因此第三大党的支持尤为重要。无论左右政党,要在大选后组阁,在很多情况下都必须讨好自由民主党, 组成执政联盟。在这个特殊位置上,第三党获得了丰厚的政治资源。

作为第三大党的自由民主党,自联邦德国建立以来在绝大部分时间都参与组阁,执政时间比第一和第二大党还要长。根舍入党后的盘算是,在如此小型政党获得晋升领导层机会,肯定要比大党容易;而第三党领导人的影响力有时候远远超出自身政党的规模,甚至主宰一届政府的生死。1974年,根舍得到了他想要的那种地位:作为自民党大佬,他被社民党总理施密特任命为副总理和外交部长,成为联邦政府的二号人物。这个“二号人物”的角色,根舍一干就是18年,比任何总理的任期都要长。

“二号人物”有时甚至主宰“一号人物”的政治生命。作为“造王者”,根舍最冷血的一招莫过于在1982年给施密特内阁投不信任票。失去自民党支持的施密特政府自然马上垮台,社民党从此与权力绝缘多年。来自右翼基民盟的“大胖子”赫尔穆特·科尔入主总理府,内阁颜色从红变黑,然而根舍的位置依然雷打不动。作为第三党的政府阁员,根舍无论在社民党政府还是基民盟政府中要捍卫的,正是西德外交政策的稳定性和连贯性。以勃兰特和施密特为首的社民党主张与东欧阵营展开对话与和解,而保守的基民盟则倾向于加强美国和北约等西方盟友的军事联系。作为外交部长的根舍,在巩固社民党政府与东欧国家关系改善成果的同时, 又要兼顾西方阵营的防卫基石,以确保联邦德国的根本国家安全。

兼顾东西,取得统一契机

根舍代表较弱小党派与大党力量周旋的那种敏锐能力,一旦投放在国际舞台上,马上为联邦德国带来巨大的外交战略好处。

施密特前总理曾经说,德国面临的地缘政治复杂性和危险程度世界上只有中国才能与之相比。夹在东西方大国之间的联邦德国要永保太平,必须兼顾东西方。根舍心目中德国充当东西方桥梁的自我定位,被外交界统称为“根舍主义”。

根舍在西方阵营中最大的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