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西班牙二次大选: 繁荣的绊脚石?

西班牙二次大选: 繁荣的绊脚石?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10期 A12] 更新日期:2016-05-31 下一篇

在巴塞罗那海边的别墅建设区中,吊装车的机械臂手重新开始舞动,此起彼伏的机械声隆隆作响,划破了土地的寂静。北部城市拉科鲁尼亚的两个工商业区,如今已经出现复苏的迹象。工业区管委会主席欧珂姆兴奋地表示:

“打电话寻租办公室的人已经越来越多,当地的商业活动也在日渐增加。

”只不过,这样的经济复苏速度在国际投资者和西班牙民众看来还不够猛烈。离开繁华的市中心,巴塞罗那郊外高速公路边连片空置的新房依然在提醒着路人,西班牙仍在努力摆脱房地产泡沫破灭的阴影。据西班牙统计局报告显示,目前西班牙国内的空置房数量高达万套,房地产市场过剩阻碍了房价快速反弹。惠誉最新售楼分析表明,目前西班牙房价相对其初始价值的贬值达到,抵押服务商出售其回收房地产的价格范围也在大幅收窄。同时,一些社会顽疾仍然阻碍着这个国家向繁荣迈进。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高失业率这个老问题。在欧盟境内,西班牙的失业率仅次于希腊,高达。

“ 高福利”尚未回归
人口万的萨拉戈萨,是西班牙的第五大城市。这座位于伊比利亚半岛东北部的文化古城,曾是年世博会的举办城市。但近些年来,萨拉戈萨留给当地人的不再是荣耀,而是颓废。
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普亚隆年过五十,他曾是一名室内设计师,为西班牙最大的服装连锁公司做店面展示设计。但普亚隆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透露,他和老伴的生活举步维艰。失业前的普亚隆,每月收入欧元,妻子每月也能赚欧元。夫妇俩适度消费,买下了一套公寓,每月还贷欧元。但经济危机后,他失去了工作,朱迪斯的工作时间也被强行缩短。更糟糕的是,普亚隆还失去了失业救济金的认领资格,夫妇俩再也无力承担房贷,只能依靠慈善组织的“食物银行”满足温饱。“他们说会好起来的,”普亚隆指着自己家中桌上放着的一摞简历,“可谁又说得准呢?” 普亚隆目前的心愿就是能有一份工作,哪怕是垃圾回收。
跟很多西班牙人一样,普亚隆早已听厌了官方说辞,甚至产生了怀疑。尽管电视机里一直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西班牙通过一系列成功的紧缩政策,正朝着每年的经济增幅目标前进,从年至今,政府已创造了100多万的工作岗位。但据《纽约时报》分析,目前西班牙新增的工作岗位绝大多数是兼职工和短期工,工资微薄。
出租车司机欧马里失业之后,被原先的公司以周薪支付的方式再次雇用。同样的工作,欧马里的收入却比之前少了。“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他盯着每周欧元的工资单说道。类似的“无奈”也发生在岁的伊莎贝尔身上。去年她好不容易在当地一个护理院找到了一份兼职工作,离异后单独抚养女儿的伊莎贝尔,无法拒绝雇主无偿加班的要求。她最怀念的是曾经有存款的日子,怀念每年能去看一次牙医的时候。

尽管不少企业和商家已经着手回到经营的轨道上,但他们仍为前途困扰。岁的康斯坦迪在早前的经济危机中,贷款的银行突然破产,需要偿还万欧元的债务,他刚刚起步的滑板公司破产。现在他找到了外贸公司的中介工作,终于结束了入不敷出的处境。不过他很清楚,现在经济很脆弱,且没有什么信誉可言,“我的很多朋友都告诉我说,现在很多好消息实际上是宣传而已”。
经济持续复苏仰仗政坛稳定
金融危机是西班牙人难以启齿的痛处。在这场危机中,整个西班牙都遭遇重创,大批企业倒闭,失业人口飙升。政府为了节省开支,取消诸多社会福利补贴,并减少教育、医疗投资。拉霍伊上台后,采取更严苛的财政紧缩政策,并大幅提高税率。虽然他带领西班牙走出了危机,重新恢复经济增长,但就业市场依旧不乐观,危机前的高福利政策早已消失殆尽。
年大选中,失望的西班牙民众决定用选票惩罚执政党。拉霍伊领导的人民党虽然获得最多选票,但不足以取得议会大多数席位。而人民党在此次大选中失利的另一个原因,是民众对政党的清廉程度产生了怀疑。
彭博社报道援引西班牙警方数据,近年西班牙共查处超过起腐败案例,逮捕人。西班牙媒体早前还曝光了人民党的“隐秘账本”。账本显示,首相拉霍伊在过去十多年里,共收受了万欧元的“红包”。前内阁财长兼人民党财务主管巴尔塞尼亚斯的账本“手稿”也曾被媒体曝光。据悉,财长通过获得企业赞助,每年向政党高层支付“红包”,巴尔塞尼亚斯数年前在瑞士银行的账户里存过高达万欧元的“小金库”,成为高层官员们分赃的重要来源。月民调显示,西班
牙有%的人认为,即便重新举行选举,首相拉霍伊也不会是人民党的候选人。%的西班牙人认为连续的丑闻和严重的腐败已经足够让人民党下台。
人民党为了自辩,信誓旦旦要全面振兴经济。拉霍伊一再表示,要在年将国家赤字与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调至。但西班牙真要达成这一目标,首先需要一个稳定的内阁。从目前的形势看,二次选举注定会在政党间分崩离析、经济尚未复苏的纷乱局势中开场。但我们可以相信,西班牙人是忍辱负重的。西班牙是欧元区内第一个通过降低工资来降低成本的大国。年时,市场上讨论西班牙是否应退出欧元区,以实行汇率调整。但西班牙却选择对内贬值的方式向自己开刀,提升竞争力。在欧盟内部,像西班牙这样有勇气的国家并不多见,但唯有经历这样的痛苦之后,才能真正完成彻底的改革,破茧重生。不过现实是讽刺的,大选对于经济刚有起色的西班牙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为了新一轮的大选,西班牙政府将需要至少投入亿欧元。年西班牙全国性及地方选举,总共消耗了亿欧元的费用。

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