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彩虹之国” 南非失色?

“彩虹之国” 南非失色?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11期 A12] 更新日期:2016-06-07 下一篇

五月下旬,南非总统祖马在风景如画的德班祈雨,既为消除旱灾,也是试图缓解国内群众燃烧的怒火:他希望民众无视性别、肤色、阶级与种族的差异,和平共处。仪式带有“传统非洲”的意味,不太符合外界对“新南非”的期待,更
无法掩饰总统本人的恐慌—— 他目前正面临着严重的信任危机。 今年月日,南非最高检察院宣布重启七年前被忽然终止的“腐败案”,祖马将面临多达项的指控。此外,其私生活也在国内引起广泛非议,民间传言,祖马的私生子可以组成一只足球队。事实上,南非人还可以找到更多的理由抨击祖马,民众的不满都写在游行示威时打出的标语上:拒绝暴力!我们需要工作!和HIV 说再见!
在祖马任期内,经济不震,就业环境、社会治安都在逐步恶化,导致民众对政府日渐失望,而这种失落情绪也迅速演变为大规模游行甚至是暴力事件。回顾近年南非的新闻报道,正面事件非常罕见,人们早已习惯了暴力、罢工、腐败丑闻等。比如年发生的“玛利卡纳惨案”,几十名罢工工人被警察射杀;年,著名残疾人运动员奥斯卡·皮斯托瑞斯(Oscar Pistorius),枪杀自己的女友;年月,德班爆发排外大骚乱,导致十几人丧生,数百家外国商店被打砸哄抢,千名外国人流离失所……
而藏在报纸背后的年轻面孔,对政治愈发漠然,尤其是广大底层,从事周薪制的工作,不少人领取一周薪水后就消失无踪,花光后再去找另一份。南非人的生命周期中,青春期非常短暂。现在因为生活成本的全线上涨,就连中产阶级都不得不勒紧腰带。
年对于南非来说又是艰难的一年,不同阶层的消费者都在承受空前的通胀压力,食品、电费以及燃油价格都接连上涨,其中食品价格在一月份涨了,二月涨幅达到,有预计到年底涨幅很可能达到两位数,解决这一问题迫在眉睫,但政府还在王顾左右而言他,试图斥资于其他公共建设,比如说内阁早就批准的核电开发项目。当地的经济师斯库斯勒尔分析:“一旦消费者在这种压力下屈服,南非将很快陷入经济衰退之中。”
“精英”外逃
很难想象,在本世纪初,南非还是全球移民者的天堂。英国《金融时报》曾经连续三年将非洲最值得投资的国家第一位的位置留给南非。非洲其他国家、中国甚至欧美各国的人蜂拥而至。对他们来说,新南非的吸引力是多方面的:宜人的气候,兼具海洋与平原特质的自然景观,相对完善的城市生活环境,多行业自由发展背景下的无限机遇……这些对于“人间天堂”的想象驱使人们来到南非。
随着时间推移,现实与想象的落差逐渐拉大。如今人们开始注意到由确凿数字交织出的天堂的阴暗面。今年年初,南非官方公布失业率超过四分之一,年轻人失业率将近一半;而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报告,南非的基尼系数长期保持在左右,是世界上最高的几个国家之一;治安更是日渐恶化,每十万人中就有名罪犯,恶性案件发生比例更是超出世界平均水平好几倍……
随着兰特贬值,年南非经济总量已被埃及超越,如今排在非洲第三位。不断恶化的大环境逼着中产阶级外逃,尤其是白人精英的外流。据南非移民局统计,过去年间,约有万左右白人净流出,移民至欧美等国。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作家库切就是其中一员,他借助小说中主人公的语气写道:“如果明天大西洋上发生海啸,将非洲大陆南端冲的无影无踪,我也不会流一滴眼泪。” 库切后来移居澳洲,离开了那个“盲目力量和默默忍受共存、失去人格尊严、失去善恶标准的世界。”
积重难返的后曼德拉时代
更令人惶恐的还有久攻不克的艾滋病问题。十多年前,南非就已有万HIV 病毒携带者,占总人口的左右,至今这一比例也没有出现可观的下降。年,前任总统姆贝基说到这个话题时愤愤不平,认为人们出于“西方式的偏见”,外界夸大了这一疫情。但南非不久前爆出众多丑闻,都在暗示这个国家在艾滋病问题上的积重难返,大量年轻人参与了约翰内斯堡、开普敦等大城市酒吧中流行公开的性爱派对,导致疫情蔓延。南非社会发展部长斯克韦伊亚悲观地预料:“未来年内,将会有大约万南非人因为艾滋病而死亡。” 艾滋泛滥,一方面是因为性氛围的过度开放与民俗的陈腐,另一方面也因为公共医疗的落伍。所幸,美国国家传染病研究所伸出援手,预定在南非开展大规模临床试验,测试新的艾滋病疫苗组合。
政治腐败、社会问题迭出,给南非的经济发展带来了重重负担。目前,南非众多经济问题亟待解决,考验着政府的行政效率,这个彩虹国度有可能缓慢复苏,也可能万劫不复。最核心的几个经济命题包括:作为国家命脉的黄金、铂等矿业的结构重组、金融领域的国有私有之争、南非电力集团推行何种政策,以及在复活节前后迎来的劳资谈判。
客观来说, 目前执政党“非国大”执政二十多年,并非全无成果,但归结为一点,粗放的经济政策有待进一步细化。自曼德拉时代起,这种经济模式已累积出恶果,而有关民生的问题浮出水面再所难免。以失业问题为例,《经济学
人》分析到,南非的高失业率,主要是因为教育水平普遍低下,而市场对缺乏技术含量的劳动力需求量减少。南非政府虽然花了大量的教育经费,但全国仍有的学校没有电,的学校没有图书馆,的学校没有电脑。
眼下,南非地方政府选举在即,竞选者为了争取选票,有可能会在上半年推出最低工资标准的政策。但考虑到疲软的经济,和应付最低工资需要的成本,这一代价很可能会由企业本身来承担,届时很可能形成某种恶性循环。不过现实是讽刺的,大选对于经济刚有起色的西班牙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为了新一轮的大选,西班牙政府将需要

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