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冰淇淋和选举

冰淇淋和选举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11期 A26] 更新日期:2016-06-07 下一篇

冰淇淋是选举的一部分,就像嫩模是中国车展的一部分。这没什么不高尚,如果冰淇淋带来的满足感能够让人们去关心搞不懂的政治,如果长腿大胸能够刺激中产阶级犹豫不决的消费,都是对社会的促进,而且说不定政治热情还能反馈冰淇淋销售,就像说不定遇到土豪,连人带车一起买了。
上个世纪年代,美国“种冰淇淋”就开始和顾客们玩起这种游戏。大约在肯尼迪当选前后,这家连锁冰淇淋店推出了著名的Candy-Date,一种用香草口味打底,混合着切碎的枣子,还有脆糖块的产品,从名字到色彩都展现着繁荣时代的乐观,芭比娃娃的金发和粉色裙摆。candy是糖,意味甜蜜,date 是枣,也是约会的意思,放在一起,甜蜜约会,读起来发音又和candidate 一样,候选人。当然,那时的肯尼迪,意气风发,绝对是可以一夜情的热门候选人。
年,卡特击败福特,成为“水门事件”后第一位当选总统,“种冰淇淋”为此推出了Acceptance Peach,接受桃子,或者接受弹劾后的结局。
年,他们为两党候选人分别推出了不同的产品,一个叫Sexy Candidate,一个叫GOPeanut Butter,前者指克林顿,预言准确,后者代表鲍勃·多尔,GOP,都知道是共和党的缩写。
近年最喜欢这么干的厂商是联合利华旗下的Ben & Jerry’s, ­年奥巴马大热,脱胎于他的竞选口号“Yes We Can”,有一款冰淇淋叫“Yes Pecan”,琥珀色黄油冰淇淋裹着烤美洲山核桃碎,卖得非常好。 年,有讽刺杂志以此为灵感,编了条新闻说,该公司推出新品献给奥巴马,用桃子(Peach)和薄荷(Mint)做的,名为Impeach-Mint,看起来味道不怎么的,差一点就Impeachment(弹劾)了,难道是丑闻口味的?

其实,好像奥巴马当总统以后,跟他有关的冰淇淋就多了起来,大体以传统的可可口味为主。今年夏天,俄罗斯都有一种叫“小奥巴马”的冰棍,外包装上画着一个非洲小男孩,左耳戴着耳环,美国国务院看了很不开心,俄国人说,这是从苏联卡通片里寻找来的灵感。
Ben & J erry’s 品牌取自两位创始人的名字,如今这俩大叔都是政治活动积极分子。公司总部在佛蒙特州,他们自然在选举中支持来自该州的联邦参议员桑德斯。更重要的是价值观,†月,两人刚和多位同伴一起在华盛顿被警察
抓起来,因为组织反对华尔街、反对金钱干预政治的“民主觉醒”示威。他们亲自为桑德斯做了一款冰淇淋,底层是大量的薄荷冰淇淋,最常见的口味,上边是巧克力薄片。巧克力代表占人口%的权贵,却占据了不成比例的财富,吃法是用勺子把巧克力搅拌进下面的薄荷冰淇淋,一起塞进嘴里。
‡月,他家连锁店里的确出现了类似的新品种,名为“Empower Mint”,或许可以翻译为“给力薄荷”,当平凡的你忙碌辛苦一天,回家看到邮箱里塞满了希拉里团队老一套的宣传邮件,不妨来一盒,提振精神,吃完把它们一起扔进
垃圾堆。

“薄荷们”的想法是好的,可惜变成现实很困难,就像桑德斯对希拉里的挑战,坚持却有着堂吉诃德般的悲伤。一个真诚不撒谎的候选人在两党制选举中很难获胜,这是由“冰淇淋理论”所决定的。这一理论也是美国经济学家总结的,原先在工商管理课上讲。什么意思呢,同一片海滩,两个小摊同时卖冰淇淋,价格差不多,他们会选择在哪里摆放摊位呢?最后,一定是在中间,因为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照顾到两边的客人,并且让每个商家都最大限度占有市场,所以超市、加油站、快捷酒店什么的选址会集中在一起。
延展到政治领域,比如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就像两个卖冰淇淋的小贩,一开始可能代表了自由派和保守派对世界不同的认知,但是仅有认知没意义,必须当选执政才能把认知付诸实施,于是,为了吸引更大多数的选票,两人从原始立场出发,越来越靠近海滩中间,譬如里根的移民政策、克林顿的经济政策都打着传统对手的印记,在此过程中,有些传统的支持者因为嫌远不再去买冰淇淋了,但总的来说,可能购买的顾客无疑是更多了。
接下来的问题在于,当两人都到了海滩中间,新保守主义和“第三条道路”都玩过了,又该如何在竞争中获胜呢?比谁花钱多,比谁颜值高,或者比谁的承诺更诱人,于是人们就在竞选中听到了越来越不切实际的承诺和愿景,反正交完钱吃到嘴里才知道冰淇淋好不好。将这些招数结合在一起的成功案例就是奥巴马和他的口号“改变”,只是人们发现没什么改变后,逼得特朗普不得不出场了,作为一个另类的冰淇淋零售商,他会表演喜剧,简直是在天上飞,急得希拉里直跺脚,打开喇叭自动播放:“民粹,请注意;民粹,请注意。”

编辑: